美韩机密金正恩提前掌握 奥巴马望朝兴叹(图)

2013-05-08 09:49:29  来源:大公网

  \

    大公网5月8日讯 据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周二,奥巴马总统和韩国新任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会在白宫进行首次会面,情报官员和外界专家称,届时他们只能在对共同敌人极度不了解的情况下展开会谈。虽然当前美国已经可以利用无人机在巴基斯坦越来越精准地实施打击,并可以把网络武器指向隐藏在伊朗沙漠地下深处的某一台核离心机,但是美国对朝鲜领导层及其武器系统的掌握情况却变得越来越糟糕。

  尚不完全清楚金正恩对朝鲜政权的掌控牢固程度。

  最近一次情报失利就包括中央情报局(CIA)对朝鲜年轻的新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的最初判断出现失误,这已经得到政府官员的承认,CIA曾认为,金正恩对经济改革更有兴趣,而不是遵从其祖父及父亲的“先军”政策,加强朝鲜的导弹和核武器力量,并以威胁使用这些武器迫使世界向其屈服。

  同时,朝鲜也提高了藏匿武器实力方面关键情报的能力。在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致使朝鲜半岛局势升级近三个月之后,美国依然不能解答关于这次爆炸的最核心问题:朝鲜是否已经找到办法进行铀浓缩,大幅加快其核武器建设进度。朝鲜控制了可以解答这一问题的泄露气体,让美国试图利用在朝鲜沿海地区部署的空军感应器探测证据的努力落空。

  从那时起,还出现了新的移动导弹系统,而后很快就从间谍卫星的监控视线里消失了,行踪难以确定,更不用说判断它们是否具有攻击到关岛或者是美国西海岸的能力了。美国官员周一表示,他们曾认为朝鲜可能很快就会发射的两枚导弹已经离开了发射场地,这或许在暗示,至少目前朝鲜是希望局势冷却下来的。

  五角大楼的情报机构国防情报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最近抱着“适度的信心”宣布朝鲜现在已经有能力微缩核弹头,并将其安装到其中一种导弹上,而这一评测最后却遭到奥巴马总统和国家情报局负责人的公开否认,也体现出对这种持续的不确定性。

  国家情报总监小詹姆斯·R·克拉珀(James R. Clapper Jr.)最近在国会直截了当地指出了情报界内部出现的分歧,“我们在对关于朝鲜的很多事情的评测上缺乏统一意见。朝鲜实际的核能力也不例外。”

  周四五角大楼向国会提交的一份关于朝鲜军事实力的公开报告,也体现出对当前局势的情况掌握有多糟,整份报告读起来就像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写成的。同时报告隐隐传达出一种深深的怀疑,认为重返谈判不见得能有什么好处,报告总结:“从朝鲜的角度来看,塞斯库(Ceausescu)、侯赛因(Hussein)和卡扎菲(Qaddafi)政权的倒台并不是压制性政府不可避免的结局,这只是因为他们没有获得必要的能力捍卫他们各自的独裁政权。”

  然而最紧迫的担忧则是,金正恩会继续朝鲜近来的手法,制造另一个挑衅——类似2010年击沉韩国船只,或者是最近对韩国银行和新闻媒体进行网络袭击这样的活动。韩国花了几周时间进行调查,才证实是朝鲜制造了这些挑衅事件。

  从更大范围来说,这些疏漏也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在朝鲜战争——这场战争本身就是美国没有预想到的——爆发63年以后,对朝鲜的情报收集工作,用一个资深的情报用户的话说,会让“叙利亚和伊朗看起来就像是本翻开的书”。

  同时,金正恩却在加紧收集关于韩国的情报,一个例子便是最近在首尔逮捕了一个装作是脱北者的家庭主妇。

  曾任奥巴马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协调员的加里·萨莫雷(Gary Samore)说,“到底谁能更有效地渗透到谁那里,还不好说。”

  朝鲜永远是难度最大的目标,但现在,搞清楚朝鲜正在发生什么事情的困难不仅是长期的,而且是全新的。长期以来,朝鲜一直是全世界最残暴的警察国家之一,美国的一名情报官员称,朝鲜“非常擅长侦查并快速消灭间谍人员”。因此,韩国情报机构在派特工潜入朝鲜这一点上困难重重。外部人员几乎不可能不引起察觉就进入朝鲜,朝鲜有许多关卡,车辆很少,而且邻里之间有大量告密者。

  此外,在朝鲜问题上,对付伊朗时非常有用的方法,即在国际性会议上招募科学家和其他一些人,几乎是不可能,因为朝鲜官员很少出国。当他们真的去国外时,也有行政官员和其他一些监管人在监视他们的言行。即便是最有可能成为情报富矿的手机网络,对情报收集人员的用途也很有限。

  2010年有一个方法在应对伊朗问题上效果非常好,即使用网络间谍,并最终对纳坦兹的铀浓缩中心的离心机发起攻击。但在朝鲜,这个方法好像没那么有效。据熟悉相关举措的官员称,在朝鲜,计算机的使用和互联网的接入都非常有限,以至于美国的技术优势取得的成果更少。与此同时,朝鲜在向韩国的银行和电视网络发动网络攻击方面却变得更娴熟了,其中包括3月发起的一系列毁灭性入侵。朝鲜的部分攻击是经由中国进行的。

  而情报不足的关键在被认为已经快到30岁的金正恩身上。中国过去常邀请金正恩的父亲金正日(Kim Jong-il)前往北京,但中国声称只和金正恩见过几次面。唯一和他打过交道的美国人是前篮球明星丹尼斯·罗德曼(Dennis Rodman),这件事非常有名。据报道,罗德曼前不久结束朝鲜之行回国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其进行了询问。

  “有一段时间,他试图用西方式的改革开放朝鲜,”上周访问华盛顿的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Itsunori Onodera)接受采访时说到了金正恩。“他称赞迪士尼乐园,喜欢美国篮球,令我们印象深刻。但后来,他意识到自己无法掌控这个国家,于是便退回到军事优先政策。”小野寺五典表示自己有些担心,“他父亲和祖父知道何时该转向‘和平模式’,握手示好;而金正恩好像不知道何时该放下自己的拳头。”

  实际上,韩国有一种理论认为,金正恩娃娃脸的长相和平易近人的笑容背后是一个狡猾的政客,他已经让国内的高级将领和党内高官对其俯首称臣,现在则冒险要迫使华盛顿方面接受朝鲜是一个拥有核能力的国家。

  近几个月,韩国官员得出一个意外的结论,认为尽管金正恩很年轻,而且缺乏经验,但他领导的政府和党正在掌握对军队控制权。而许多人曾认为,朝鲜军队的势力太强大,太腐败,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据统计,有三分之二的朝鲜高级将领已被降职、取代或转到不那么重要的岗位上;一些人已经遭到这位年轻领导人的清洗。所有人都必须在效忠簿上签名。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金正恩已经变得像他父亲那么强大了。“谁控制着朝鲜?很难说,”韩国一名高级政策制定者说。“金正恩有多强大?我们也没有确切的了解。谁在平壤发号施令?表面上是金正恩,但我们并不清楚其核心领导层的决策程序。”

  太平洋司令部(Pacific Command)的司令塞缪尔·J·洛克利尔三世(Samuel J. Locklear III)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作证时说金正恩很“鲁莽”,而且比他父亲“更难以捉摸”。但在面向同一个委员会发言时,国防情报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长迈克尔·T·弗林中将(Michael T. Flynn)则称金正恩是一个“牢牢地掌握着大权”的领导人,“拥有一种他父亲不具备的领导力,”而且他了解务实政治,了解自己无法在全面战争中获胜。这反映了美国政府内部对金正恩的不同解读。

  金正恩政府同时也同美国情报机构玩了一个复杂的游戏。他们刚刚宣布拥有的一种新的铀浓缩能力,但他们知道西方最关心的是,此次是实验又一种钚武器还是首次实验了铀武器。

  但试验场地是密封的,这样从大气中收集证据就更难了。“他们迟早会希望我们知道他们能制造铀武器,这是必然的,”奥巴马的前顾问萨莫雷说。“但没人知道他为何在等待。”对于这个问题,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技术本身并不像宣传的那样有效:伊朗就是由于新手的低级错误加上破坏活动,在这种技术上一直进展缓慢

责任编辑: 王宇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