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琉球再议”:所谓中国要占冲绳是耸人听闻

2013-05-17 15:03:17  来源:大公网

  大公网讯,最近有关冲绳和琉球所谓独立问题引发各界思考。新浪博客知名博主张海鹏撰文谈及相关看法,以下是博文:

  我和我的朋友李国强合写了一篇文章,题为《论〈马关条约〉与钓鱼岛问题》,发表在5月8日《人民日报》第9版。日本官房长官当天表示了强烈的反对意见,日本安倍首相第二天表示要向世界说明日本的立场。日本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抗议,中国拒绝了所谓“抗议”。接着,美国国务院表示:“美国承认日本对冲绳的主权。但在钓鱼岛问题上,美国对于钓鱼岛最终主权归属不表示立场。”各国新闻媒体广泛报道了这篇文章的发表,并猜测发表这篇文章的背景和后果。一篇历史学者文章发表引起如此阵势,是我事前完全未曾预料的。

  我读了若干新闻报道和互联网上的议论,也略微知道一点日本学者的意见,感到有些新闻分析和猜测过分放大了,与原意不符,觉得有些话需要补充一下。

  那篇文章为更有力地论证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我们拿出了日本历史上所谓“琉球处分”来做旁证。把钓鱼岛和“琉球处分”联系起来,是为了说明当时的中日关系和东亚局势,以及晚清外交的颓势和对日关系的失败。日本是在一个积极对外侵略的态势中,强行吞并一个独立的王国琉球的,也借着甲午战争,攫取了钓鱼岛,把钓鱼岛划归冲绳管辖。日本内阁把钓鱼岛划归冲绳管辖,是日本侵略中国战略的一环。日本取得琉球是战争行为,取得钓鱼岛也是战争行为。那篇文章是在这样一个逻辑下提及琉球的,不想最后一句话,“历史上悬而未决的琉球问题也到了可以再议的时候”,被新闻媒体当作了这篇文章的亮点。媒体和网民的议论大多关注这个“琉球再议”。

  琉球地位需要“再议”,是我从琉球历史和近代中日交涉的历史中得出的结论,不是从现实的中日关系出发的。当然,提出“琉球再议”,可能对现实的中日关系产生何种影响,需要关注。那不是我作为一个历史学者所能左右的。我认为在讨论钓鱼岛问题的时候,不可以不提到琉球问题。琉球再议要议什么?这是读者和网民普遍关心的问题。我以为,琉球再议,至少可以有如下几点含义。

  第一点,琉球历史上曾是一个独立王国,明清两朝都是中国的藩属国,琉球国新国王登基,需要得到中国皇帝的册封,才具有法律地位。所谓朝贡,现代学者研究具有贸易的性质,其实是带着礼物走亲戚。两个很亲的亲戚,如果不经常走动,就生疏了。两个国家更是如此。琉球国每年或者隔年到中国走动一次,带一些礼物。17世纪初,与琉球国邻近的日本岛津藩强行要求琉球朝贡,琉球自忖力量小,不得不应付,但当日本提出阻止琉球向中国朝贡要求后,为琉球拒绝。1879年日本吞并琉球。需要明确指出,日本吞并琉球,是强制的,是武力的,不是自愿、和平的。当琉球国王被450名日本军人和150名日本警察抓到东京后,琉球国内还派出大臣到中国哭诉,要求中国出兵相救。中国面临西方殖民主义炮舰政策的进攻下,宗藩体系正处在瓦解的过程中,无力派兵相救。但清朝政府正式向日本提出了抗议,清朝驻日本公使也向日本政府提出了质询和谴责。1879年底、1880年初,中日之间进行了外交谈判,讨论过“分岛改约”方案,李鸿章反对在该方案上签字。我们现在查到的资料,1887年,总理衙门大臣曾纪泽还在会见日本驻华公使盐田三郎时说,琉球问题尚未了结。已故京都大学名誉教授井上清认为,中日之间涉及琉球与中日贸易的谈判一直持续到1888年9月,因清政府不让步,日本停止了谈判。日本政府当年也认为琉球问题是一个尚待谈判解决的悬案。中国政府始终未承认日本吞并琉球为合法。如果没有甲午战争,琉球问题还将继续交涉。如果没有日本在二战中战败投降,琉球再议就议不出来了。因此,琉球再议,至少要接续19世纪80年代中日两国之间就琉球问题进行的谈判。这是琉球再议的第一层含义。

  第二点,1943年美英中三国首脑开罗会议,美国总统罗斯福根据战后制裁日本以及日本领土只限于四岛的决定,根据琉球历史上与中国的关系,向蒋介石提出战后是否将琉球交给中国管理的意见,蒋答应可由中美两国共管。这个问题当时并未形成定论。在冷战时期,美国改变了对琉球问题的看法,但美国没有就此与中国以及任何二战中的盟国商量过。今天可以在开罗会议、波茨坦会议机制上,由中美,或美英中俄四国之间加以讨论。

  第三点,1952年签订的《旧金山和约》,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当时发表声明不承认这个条约。即使按该条约规定,日本在放弃占领的领土之外,还同意美国对北纬29度以南之西南群岛(包括琉球群岛)等岛屿送交联合国之信托统治制度提议。在此提案获得联合国通过之前,美国对上述地区、所属居民与所属海域得拥有实施行政、立法、司法之权利。1971年,未经联合国讨论通过,美日之间私相授受签订交还冲绳协定,将琉球的治权交给日本,这是违反《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是违反《联合国宪章》的。因此,琉球再议,可以在联合国去讨论琉球地位问题。

  第四,琉球地位长期未定,考虑到琉球作为日本的冲绳县时间较长,需要考虑琉球人民的意见,可以在琉球人民中展开讨论,看看琉球人民究竟是愿意独立,还是有所归属?琉球人民的意见应该成为琉球再议的重要依据。

  有外国媒体分析那篇文章说,日本要钓鱼岛,中国要琉球。这是错误的。那篇文章没有这样的意思。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当然要。琉球历史上是独立的国家,今天再议琉球,绝不是“中国要琉球”,一些中国要收回琉球的意见是不妥的。自1879年以来,虽然琉球实际上在日本的管制下,但琉球地位实际上是未定的。这是今天的国际现实,谁也不能否认。安倍首相要向全世界说明日本的立场,我作为学者深表欢迎。我希望看到日本政治家说出一个琉球历史的“不荒谬”的观点来。至于日本右翼所谓中国要先占钓鱼岛、再占冲绳、再占日本的荒谬说法,完全是耸人听闻,为制造“中国威胁论”鼓吹造势。

  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它从来不是琉球的一部分,更不是日本的一部分。钓鱼岛与琉球发生关系,是日本在近代的侵略政策造成的。如果安倍晋三今天还认为“侵略定义未定”的话,那么他作为日本首相只能在全世界有关侵略的定义面前跳独脚舞了。

关键字: 琉球 再议 所谓
责任编辑: 王宇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