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产党:对中共看法两极分化
2014-06-20 09:53:10

 \

美国共产党标志 

  文/ 张志新

  美国共产党第三十届全体会议从6月13日至15日在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举行,会议发出号召“将人与自然的利益置于利润之上”。包括越南共产党等全球多家共产党和左翼政党都派代表出席。越南媒体甚至报道,美共支持其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抨击中国。于是,外界的好奇来了:美共到底是一支什么力量?

  美共在美国的政治光谱中属于左翼政党,因而在意识形态和政策主张上与自由派有着“自然的接近”,甚至是民主党“天然的同盟”。虽然在美国不能算是主流政党,它却仍在促进和维护美国的民主与民权、反对收入差距和贫富不均,以及反对战争、维护和平方面发挥着独特的影响力。

  概括起来,美国共产党的活动主要包括三大部分:

  其一是政治上确保美国“更民主”。美共副主席贾维斯•泰纳曾表示:“我们共产党在美国不是执政党,我们甚至在国会没有一名议员。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这个国家在经济和政治上更加民主。”

  美共具体的主张有维护劳工权益,支持工人为争取权利而进行的罢工;反对种族和宗教歧视,主张维护黑人与少数族裔的权利;反对性别歧视,主张男女平等和同工同酬。美共认为共和党是保守的右翼政党,其中包括极右的种族主义者和反劳工阶层的势力,因此在冷战后的数次总统选举中都积极站在民主党一边,防止共和党入主白宫。

  其二是经济上确保美国“更平等”。2004年1月,时任美共总书记的韦伯曾发表访谈,提出当前要克服的最大的不平等是“分配不平等”。他认为,当许多人流离失所、饥饿、没有医疗保障时,许多大企业却在攫取巨额利润,这种分配不均急需改变。美共是近年来美国兴起的反对少数人占有国家财富的“占领华尔街”等“占领运动”和“停止国家机器运动”的有生力量,也是奥巴马政府强化对华尔街的监管政策,以及将最低时薪提高到10.10美元政策的积极赞同者。

  其三是在军事和外交上反对美国对外用兵。美共在上世纪60年代就曾积极加入反对越南战争的行列,其后一直保持反对美国在海外用兵的立场。2003年,美共曾反对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在每年首都华盛顿特区国家大草坪举行的反战游行中,美共都是其中最为积极的参与者。利比亚冲突爆发后,美共公开表示反对空袭利比亚,要求北约停止军事干预,冲突双方立即停火,寻求和谈解决问题。此外,2013年在“联合国五常加德国”(P5+1)与伊朗就伊核问题举行的磋商取得进展之际,美国国内有保守派议员要求国会通过强化制裁伊朗的议案,对此奥巴马政府予以明确的反对,而美共在此问题上与民主党政府立场完全一致。他们认为额外的制裁措施可能导致外交协商的失败,不利于伊核问题的最终解决。

  对普通美国人而言,共产党乃至共产主义都与极端主义和冷战时期的斯大林主义相联系,所以,他们对冠以共产党这样名称的政党必然怀有“疑虑”。在二战前后出生的美国人,多数对当时疯狂反共和搜捕所谓“亲共分子”的麦卡锡主义印象深刻,理性的知识分子会认为那是美国政治史上“悲惨的一幕”。其后的“婴儿潮”一代,甚至于出生于“新千年”的美国人对于共产党只有模糊的印象,但是由于资本主义社会价值观的教育,以及媒体对社会主义的偏见和扭曲解读,所以民众对共产党乃至共产主义的偏见依然很深。因而美国共产党的党员十分有限。有报道说只有几千人。

  当然,美国社会也存在着部分对现有的两党政治厌恶至极的民众,会期望能够切实代表他们利益的政党出现,所以共产党也会成为他们的一个选项。此外,没有冷战记忆的年轻人,有些人也会认为加入共产党是件“很酷”或者“很时髦”的事情。

  美共对于中共乃至中国有着非常复杂的看法。这是因为一方面,美国共产党实际上成立早于中国共产党,前者成立于1919年,而后者则是1921年,然而后者却早已成为执政党,并引领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方向。对他们来说,中共的成就使它们确信社会主义革命不但有可能而且前途光明。

  正如包括泰纳在内的美共领导人所言:“当我看到中国发生的一切,我想社会主义在这里完全有机会执政。”以韦伯为代表的美共领导人也主张在经济政策方面要从中国取经。他表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政府应当在经济生活中起核心作用,因此要向中国学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另一方面,多年来美共内部路线斗争持续不断,因此部分成员对中国以及越南所采取的改革开放、开放革新道路有着不同的看法,认为这两国在搞资本主义。对此,有美共领导人表示,俄罗斯放弃了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转型,过程中吃尽了苦头,反观中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事实证明“中国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政治研究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