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教授:“8•19事件”加速俄罗斯转型
2014-08-15 10:49:58

 \

  文/ 左凤荣

  编者按:“8·19事件”是苏联的“滑铁卢”,换句话说却是俄罗斯“涅槃”的重要一步。当时的历史条件如何,俄罗斯如何转型?大公网邀请作者系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博导解读这段历史。

  “8•19事件”实质上是苏共党内危机的反映,是苏共党内强硬保守派公开反对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尝试。

  在内外形势的逼迫下,1990年2月苏共中央全会决定转型,即由原来的苏联—斯大林模式向多党制、总统制和市场经济转型,同时改革联盟体制,尊重各加盟共和国的权利。但苏共党内并没有形成共识,在1991年4月苏共中央全会上,代表们激烈批评戈尔巴乔夫,75名州委第一书记中有45人要求解除戈尔巴乔夫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

  一方面苏联的改革在快速推进,另一方面强硬保守派却加强了领导地位。以国防部长亚佐夫为代表的许多军人实际上反对戈尔巴乔夫的内外政策。

  在各加盟共和国纷纷发表主权宣言,事实上夺取了许多权力的条件下,戈尔巴乔夫为了保留联盟,作出了很大让步。戈尔巴乔夫与俄罗斯联邦、哈萨克斯坦等9个加盟共和国领导人达成协议,准备在1991年8月20日签订新联盟条约。

  对于即将签署的新联盟条约,苏共强硬保守派把之看成是联盟国家的消亡,决定用非正常手段阻止这一进程,发动了“8•19”政变,成立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宣布由副总统亚纳耶夫接替戈尔巴乔夫的总统职务,在苏联某些地方实行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在此期间,国家全部权力移交给“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

  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坚决反对政变,他发表《告俄罗斯人民书》,号召民众起来反对政变。民众站到了叶利钦一边,“成千上万的莫斯科人响应俄罗斯领导的号召,往俄罗斯议会大厦走去,以捍卫民主,保卫自由。‘白宫’周围筑起了街垒。”被派来包围“白宫”的塔曼师坦克连和图拉空降师倒戈,转到了叶利钦一边,其余部队保持中立。在这种情况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如果坚持用强力手段解决问题,会导致流血,甚至发生灾难性的内战,他们选择了放弃。政变像一场闹剧,只持续了3天就失败了。

  但“8•19”事变成为苏联历史的又一个转折点,它中断了戈尔巴乔夫的改革,结束了苏共和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并加速了苏联的解体。“8•19”事变使苏共、克格勃、军队威信扫地,联盟机构瓦解,克格勃、总检察院、最高法院和其他权力机关陷于瘫痪,戈尔巴乔夫失去了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所拥有的权力,只能看叶利钦的眼色行事。8•19事变后,苏联国内掀起了一场独立的浪潮,在别洛韦日协定签订前只有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没有宣布独立。

  叶利钦成为8•19事变的胜利者,苏共的精英被俄罗斯的民主派精英所取代,社会上掀起了一股反共潮流。8月23日,叶利钦签署“俄罗斯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的共产党停止活动”的命令;8月24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并建议苏共中央自行解散。8月25日叶利钦签署“关于苏联共产党和俄罗斯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共产党财产”的命令:鉴于苏共中央已经解散,俄共活动也已被停止,因此属于苏共和俄共的一切动产和不动产、所有的卢布和外汇资金,包括存在俄罗斯联邦境内外的银行、保险公司、股份公司、合资企业,以及其他企业和机构中的所有资金,都将成为俄罗斯国家的财产。关于苏共中央在境外的其他资产,将按照各加盟共和国签订的同盟条约进行分配。

  8•19事变使保守派失势,加速了俄罗斯的转型,苏联的国家权力迅速被俄罗斯联邦所攫取。叶利钦咄咄逼人,开始接管联盟的一些机构,俄罗斯总理西拉耶夫当上了苏联总理,苏联财政部、对外经济联络部等8个部级机构,由俄罗斯联邦管理。到1991年11月,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能直接指挥的部门只剩下他的私人卫队、部分克里姆林宫卫队和著名的“阿尔法”特种活动小组。

  1991年12月8日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三个斯拉夫国家的领导人发表声明,并签署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协议,宣布苏联作为国际法主体和地缘政治实体停止存在,苏联作为一个国家的历史结束了。12月21日,原苏联11个加盟共和国(没有波罗的海三国和格鲁吉亚)在阿拉木图签署协定,宣布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的职务,苏联从世界地图上消失了。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加快了经济上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步伐,实行了“休克疗法”,快速推行私有化政策,此外叶利钦通过强硬手段扭转了议会对其的抵制。以1993年12月俄罗斯联邦宪法通过为标志,俄罗斯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此后,俄罗斯的转型基本是在宪法的框架下进行的。(作者系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博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