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春山:纪念抗战 中国能否借鉴以色列?
2014-08-25 15:16:48

\

 

  文/ 木春山

  年初,全国人大通过立法设立抗战胜利纪念日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之后,各方反馈的意见多为正面积极。近日,官方又有消息称,9月30日拟将设立为“烈士纪念日”。这让笔者不由得想到了以色列。该国每年独立日(国庆节)的前一天就是“阵亡将士纪念日”。中国官方对纪念日的日益重视,越来越具有国际范儿。早前就有相当一部分声音认为各种纪念日和公祭日早就应该设立,参照物之一是外国。确实,外国在纪念日上的某些做法值得中国学习借鉴。

  因为工作原因,笔者曾多次去中东小国以色列,对犹太人的坚韧性格和强硬作风留下了深刻印象。由于犹太人有着被纳粹屠杀600万人的苦难历史,因而早在中国设立抗战胜利日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前几年,笔者多次和以色列朋友谈到二战的相关话题。

    遗憾的是,除了会点中文的人之外,大部分以色列人根本不知道二战中日本军国主义制造了南京大屠杀,当然对中国人在抗战中付出多达3000多万生命的事实也并不了解。当笔者和他们费力解释那段历史的时候,他们通常会吃惊地回应:你们为什么不快点让国际社会都知道?有的人也会拿出联合国设立“大屠杀纪念日”的话题来说事儿。

  和中国的对外宣传相比,二战后立国的犹太人做国际公关确实有两下子。数十年来美国和西方社会在某种程度上一直围绕以色列在打转,联合国也不例外。这既有西方对纳粹德国残暴性反思的比较彻底,总觉得亏欠犹太人什么相仿;也与以色列善打“悲情牌”有关。

    2005年11月1日,第60届联大全体会议一致通过了由104个国家共同提交的一项决议,将每年的1月27 日定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以纪念1945年的这天苏联红军解放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因而这天也是一个重要的“胜利纪念日”。其实美国、英国、德国等西方国家早就将此作为大日子,每年都会举行各种官方和民间的活动加以铭记。联合国的“背书”是顺应潮流之举,而且也把犹太人的民族记忆升华到了全世界。可以想见,一旦哀悼某个民族的苦难成为全球所有国家的道德标杆,谁还敢明目张胆地反对?

  然而具有一点讽刺意味的是,全世界都在这一天哀悼大屠杀遇难者,庆祝集中营被解放之际,犹太人在这天的纪念活动却非常简单。以今年1月27日为例,时任总统的佩雷斯发表一份特别声明,将纪念上升到了普世价值的高度,呼吁实现人类和平。总理内塔尼亚胡上午和国防部长、总参谋长以及其他高级官员召开会议,随后发表声明,特别强调伊朗对以色列的威胁。

    这似乎与纪念的基调并不相符。在以色列,1月27日除了是“国际大屠杀纪念日”之外,还是另一个重要日子——与反犹主义抗争纪念日。以色列实际上将这个日子政治化,为本国国家利益服务。从这个角度上思考,内塔尼亚胡的讲话就顺理成章。

  与总统总理相比,以色列的议员们这天的活动非常充实。鉴于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对犹太人的特殊意义,以色列议会中有50多名议员自发来到这里参加纪念活动,占议员总数的一半。那一刻他们暂时抛弃了你死我活的政治纷争,每个人的形象在老百姓眼里似乎都变得高大起来。

  为什么以色列人对“国际大屠杀纪念日”的态度并不特别积极?实际上,以色列每年要举行3个具有哀悼意义的纪念日。1月27日只是其中之一。犹太人最看重的是本民族设立的“正牌”的“大屠杀纪念日”以及“阵亡烈士哀悼纪念日”。这两个日子都和犹太传统历法有关。前者在犹太立法的国庆日(他们叫独立日或者复国日)前7天,后者在国庆日前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