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寡人 渐忘峥嵘

2013-04-09 00:16:29  来源:大公网

 

  相比在位时的风光,这位“铁娘子”的晚年生活可谓凄凄惨惨戚戚。晚年时期的撒切尔,甚至后悔自己不应该从事给她带来如此多辉煌的政治事业。她说: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她将不再从政,因为她的家庭已经为她的从政之路付出了过高的代价。

  的确如此,或许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这位“铁娘子”在政治上的奔忙,使她无暇顾及履行作为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职责和责任。所以在他丈夫去世后,尽管撒切尔夫人已经年老体衰,她的儿子马克四到六个星期才会探望一次母亲,女儿卡罗尔有时候连续数月都不去看她。

  这位铁娘子的晚年落寂不仅限于自己的家人,更是朋友。这位曾在政界拥有广泛人脉的前首相,晚年时则鲜有人关注。在其丈夫丹尼斯陪她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77岁生日那天,她只收到了区区4张生日卡片。

  于是,80岁寿宴成为这位老人意图重整旗鼓的平台。撒切尔在文华东方酒店订最好的菜式来摆寿宴。650多人前来捧场,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王储查尔斯、时任首相布莱尔,都匆匆赶来。撒切尔夫人容光焕发——要知道,伊丽莎白二世继位后只参加过一位首相的生日宴会,那就是1996年前首相爱德华·希思举行的80岁寿宴。

  但这样刻意制造出来的“辉煌”,毕竟是昙花一现。这位老者的晚年随后又陷入了沉寂之中。痛失伴侣是撒切尔的另一大打击。正如其女儿卡罗尔所言,“母亲一生的最爱只有两个:一是唐宁街10号,二是父亲丹尼斯。她的最爱都被剥夺了”。

  与晚年落寂和在位光鲜的巨大落差相比,更为可怕的是撒切尔晚年饱受疾病的缠身。2002年,她接连发生了几次轻度中风,留下了记忆力衰退的后遗症——现在,她再也不能读书看报了,因为她读一句忘一句,一条新闻还没看完就忘了开头。严重的病情,也使她进一步远离了公众的视野。所以,可以经常看到有人在网上提问,“撒切尔还活着么?”  

  儿子被通缉 撒切尔夫人心力交瘁

  如果不是他的姓氏,马克·撒切尔无论是再婚,还是被通缉,人们不会太注意。马克2004年惹上“政变”官司被捕,后在南非家中遭软禁。撒切尔夫人不得不拖着病体远行,与儿子共度圣诞节。官司2005年1月13日告结,马克承认“无意间”资助一起针对赤道几内亚总统的未遂政变,获准离开南非。

  2006年,马克因另一起官司入狱。儿子的入狱让撒切尔夫人心力交瘁。

  重返唐宁街10号 辉煌已不再

  去年9月,布朗首相邀请撒切尔夫人前往唐宁街10号做客。故地重游的撒切尔夫人,一身玫瑰红的盛装,和布朗聊了两个多小时。离开时,她抬起头来,望着黑色大门上金色的“10”字,眼里流露出落寞。

  这一幕刺痛了保守党人,他们批评布朗在利用老夫人的“衰弱与寂寞”为自己贴金,又讽刺她丢人现眼。对此,卡罗尔很清楚,保守党带给母亲的伤害,已无法停止:“当年那场背叛,在你的DNA里溃烂。”

  然而,撒切尔夫人再没有机会回到唐宁街10号了。

关键字: 晚年 寡人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