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官员:石油和军队是查韦斯的两个砝码

2013-01-11 19:4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网

  查韦斯:生死疲劳

  病重的查韦斯给委内瑞拉带来宪法危机,而一旦他去世,更将在拉美地区掀起动荡风潮,尤其会影响到其亲密盟友古巴

  在查韦斯病重阴霾下,委内瑞拉取消了几乎所有跨年庆祝活动,改为在全国各地为总统健康祈福。

  2012年最后一天的上午,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乌戈·查韦斯的画像随处可见。市中心一座教堂里,正在举行一场“特别的弥撒”,“我们向上帝祈祷,将查韦斯的病魔赶走。”神父莫里纳对信众们说。

  现年58岁的查韦斯在2011年6月被确诊患上盆腔肿瘤,多次前往古巴治疗。2012年10月,他参加总统大选争取连任时,自称已完全战胜病魔,并第三次登上总统宝座。

  不料,2012年12月初,查韦斯突然宣布癌症复发,承认需要服用强力止痛剂才能舒缓癌症造成的剧痛。“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需要更多时间。”这是2006年查韦斯为选民写下的诗句。如今,时间似乎并不在查韦斯一边。

  至少现在,国家还在查韦斯掌握中

  “他(查韦斯)是我们的朋友,是在古巴治疗,但你应该知道,所有人都无法告诉你,他的病到底怎么样了。”一位古巴医学专家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虽然查韦斯要求政府无论他病情如何严重都要将真相告知所有人,但关于他生死的传言早已沸沸扬扬。

  查韦斯病情一直不稳,委官方虽多次声称他对战胜病魔充满斗志,但也承认总统健康堪忧。

  “至少现在,国家还在他的掌握中。”委内瑞拉商务部一名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石油和军队,是查韦斯的两个砝码。”

  在查韦斯赴古巴之前,曾指令副总统马杜罗向军方转达口信,即他“不得不再次为健康而战”,正经历“复杂艰难时刻”,希望军队继续保持“军民团结”。

  “石油是委内瑞拉的命脉。而国家石油公司的老板就是查韦斯的哥哥。”长期从事中委贸易的海平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

  不过,人们担心一旦失去了这位“魅力十足”的精神领袖,到底谁还能够带领他们开启新的时代。2012年12月8日,查韦斯发表电视讲话时首次指定副总统马杜罗为继任者。坐在他左边的马杜罗神情显得疲惫而茫然。

  尼古拉斯·马杜罗,现年50岁,出生在加拉加斯。父亲是工会领袖,只有高中学历。

  而查韦斯就喜欢马杜罗出身低微,“他曾经是一名公交车司机,那些资产阶级是怎样嘲讽他,但你们看看马杜罗的成就。”

  与一向特立独行、脾气火爆的查韦斯相比,跟随身旁的马杜罗显得安静温和。而在反对派眼中,马杜罗简直就是查韦斯的一个“拙劣复制品”。

  “查韦斯已经让大家听到了他的心愿,但最终还是由全国人民决定马杜罗是否能够继续领导委内瑞拉的革命进程。”委内瑞拉中央大学政治学教授埃文斯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根据宪法规定,查韦斯将于2013年1月10日向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宣誓就职新一届总统。如他在10日就职前或者6年新任期的前4年内“完全无法履行职责”,必须在30天内再次举行总统选举,期间由国民议会主席出任临时总统。“完全无法履行职责”的情况包括去世、辞职,以及由最高法院指定并由国会批准的医疗委员会诊断其具有身体上或精神上的永久性功能缺失等。

  宪法还规定,如宣布总统“暂时无法履行职责”,将允许副总统履行90天至180天总统职责,并由国会最终决定现任总统能否继续任职,以及是否需要重新大选。

  1月5日,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即国民议会)主席迪奥斯达多·卡韦略毫无悬念地成功连任,他被视为查韦斯老战友,委内瑞拉政坛三号人物。当天国会大厦罕见地高官云集,为消除内斗流言,马杜罗与卡韦略当天肩并肩向支持者挥手致意,强调捍卫革命成果的重要性。在查韦斯与癌症病魔搏斗的同时,向外界传递政治团结信号。

  数千名查韦斯支持者在政府号召下聚在议会门口,举着国旗和查韦斯画像,高呼“指挥官会回来的”和“加油,司令”等口号。每一名反对派议员来到议会大楼,人群就会向他发出嘘声。

  西班牙《国家报》评论称,委执政党以绝对多数选票一举拿下全国代表大会主席、第一副主席和第二副主席这三大关键性职位,已从事实上掌控了查韦斯一旦离去、全国代表大会权力的和平过渡进程。

  而反对党议员科里那马查多则指责说,多位执政党高官齐聚古巴哈瓦那秘密达成权力过渡协议,“在共和国历史上,委内瑞拉的未来第一次在国外确定,是对国家的背叛”。

  杀富济贫导致社会分裂

  2012年10月4日,加拉加斯天降大雨,这是总统大选前最后一场造势活动。“病人”查韦斯显得精力充沛,冒雨进行一个多小时的演讲。

  “我当时穿着印有国旗的T恤,就站在人群中。他还是那么高大,奋力地向我们呼喊。” 委内瑞拉中央大学学生加西亚·巴尔德斯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总统让我们有房子住,我为什么不支持他?”

  查韦斯1999年初执政后,领导政府利用石油收入,在扶贫、住房、教育、就业等领域实施一系列社会计划,改善了中下层民众的生活状态,使委内瑞拉贫困人口从1999年占总人口的50.4%降至2011年的26.7%,失业率从20%下降到7%。近两年,政府又向社会中下层家庭提供了25.3万套经济适用房。

  委内瑞拉还在10多年间新建22所大学。2008年,委内瑞拉在全国范围内扫除了文盲。

  然而,查韦斯执政道路并不平坦,经历过未遂政变、大规模石油工人罢工、多次示威游行,以及决定其去留的全民公决和修宪公投的失败。邻邦美国更是视他为“灾难”,暗战数年不绝。

  “他杀富济贫的政策是有问题的。我们每年都要在委内瑞拉举办商务会展,接触过不少委内瑞拉中产阶层的人士。他们不满意查韦斯的政策,有的人的工厂一夜之间就能‘国有化’,还有人说,穷人当官更加助长腐败。”海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查韦斯治下的委内瑞拉经济确实存在严重隐患。通胀率长期保持在两位数,2011年达到了27.6%。查韦斯依靠丰厚的石油收入,实施社会计划,赢得民心。但是,委内瑞拉没有利用石油收入改变国内单一的经济结构,致使委内瑞拉制造业、轻工业和农业依然相对落后,基础设施改进有限,常常发生停电、缺水等现象,一些日常用品常常短缺。

  由于公共开支庞大,政府财政赤字严重,2011年财政赤字数额相当于委内瑞拉GDP的16%。

  另一个严峻现实是,虽然执政党掌控全国23个州中的20个,表明其政治主张仍受到平民阶层的欢迎,但反对派在不少城市也具有影响力,很多制造业企业、媒体机构控制在他们手里。

  如何与反对派对话、改善委内瑞拉分裂的社会局面,如何保护中产阶级利益使他们得到发展、进而对执政者的发展道路更加拥护,是查韦斯在2013年所面对的挑战。他也多次承认,执政以来犯过不少错误,将在今后予以改正。

  查韦斯授权改善对美关系

  查韦斯说过,避免冲突的最佳途径就是做好准备。这次面对病魔,他对于国内局势的变化确已做了充分安排。不过作为左翼运动的旗手,查韦斯的健康状况牵动着整个拉美地区的神经。

  以反美立场鲜明而著称的他能否继续战斗下去,在拉美国家对美国离心力日益增强的今天,显得格外重要。

  1月26日至27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将举行首届拉共体欧盟国家首脑会议,查韦斯因病重会缺席。

  2010年2月成立的拉共体,是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的简称。由除加拿大和美国以外的所有美洲国家组成。而拉美一体化,长期以来一直是查韦斯的梦想,“没有美国和加拿大的(拉美)共同体将恢复西蒙·玻利瓦尔的梦想和计划。”

  西蒙·玻利瓦尔是拉丁美洲著名革命家和军事家,被称为南美解放者。查韦斯从小就崇拜玻利瓦尔,1982年他组建了一个叫玻利瓦尔革命运动的革命组织,由此成为职业革命者,在委内瑞拉乃至拉美地区鼓吹玻利瓦尔思想。

  拉美国家脆弱的经济也严重依赖委内瑞拉的廉价石油工业,其中古巴三分之二的石油来自委内瑞拉。而刚成立的拉共体也一直存在两种路线的争论,一种是查韦斯提出的玻利瓦尔思想,倡导国有化,主张国家政策,向中下民众倾斜;另一种是巴西主张的不全面国有化,走温和的市场经济道路。

  英国《卫报》1月6日撰文称,病重的查韦斯给委内瑞拉带来“宪法危机”,而一旦他去世,更将在拉美地区掀起动荡风潮,尤其会影响到其亲密盟友古巴。

  也有一些媒体报道,委内瑞拉和美国外交官近期多次私下接触,暗示委方准备在查韦斯出现不测后改善与美国关系。马杜罗1月3日证实这些接触,强调这些举措由查韦斯亲自授权。

  另外,分析人士认为,在委内瑞拉国内,如果查韦斯生命出现重大变故,国内政坛各大派系都将尽最大努力掌控政权以及国内丰富的石油资源。

  委内瑞拉中央大学教授埃文斯告诫学生必须理性思考国家的现状,当查韦斯不在的时候,国家应该采取什么新的策略和方向。委内瑞拉人应当为最好的情况祈祷,同时准备迎接最糟糕的情况。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