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称富人出走或使法国迟早变成空城

2013-01-17 16:38  来源:《环球》杂志

  为解决社会贫富分化严重问题,普京决定加大对富人的征税力度。他在国情咨文中提到,俄罗斯将征收奢侈税,包括对昂贵房产和汽车征税的想法必须在2013年上半年落实。

  他们向富人开刀了吗

  《环球》杂志记者/应强(发自巴黎)

  《环球》杂志记者/蒋旭峰(发自华盛顿)

  《环球》杂志记者/姜鲁榕(发自伦敦)

  《环球》杂志记者/卢涛(发自莫斯科)

  向富人征税,是欧美国家谋求解决经济危机的一种思路。但是,种种利益纠葛下,向富人开刀显然并非易事。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政府把手伸向任何人的钱袋子都需要勇气,更何况是那些足以影响政府决策的富豪。是强力推进,还是最终妥协?给富人加税,在世界范围内,似乎都是一个难题。

  奥巴马与共和党的博弈

  在2013年新年到来前的最后时刻,白宫与参议院共和党议员“挑灯夜战”,最终达成“财政悬崖”妥协方案。从2013年开始,美国将向个人年收入高于40万美元或家庭年收入高于45万美元的富裕人群增税,该收入群体的个人收入所得税税率将从现行的35%回调至克林顿时期的39.6%。根据此方案,99%的美国民众个税税率在2013年不会上调,“财政悬崖”中来自税收方面的主要风险得以消除。

  但在此之前,由于担心增税,美国各个阶层的人们的确经历了煎熬。

  首先,美国的老年富豪们惴惴不安。白宫不仅建议要将个人收入所得税率上调,还主张将执行了两年的遗产税优惠政策终结。倘若如此,美国遗产税每人的免征额将从2012年的500万美元大幅下调至2013年的100万美元,最高税率也将从35%上调至55%。在美国从事理财服务的业内人士透露,因此出现了美国富人扎堆设立基金会的现象,他们希望通过这一途径进行避税,降低大笔资产上缴国库的“风险”。

  根据目前达成的方案,从2013年开始,遗产税税率将从35%调高至40%,但低于奥巴马阵营最初要求的55%,每人的免税额度维持在500万美元,远高于奥巴马阵营最初要求的350万美元。

  其次,市场人士心急如焚。习惯了美国货币、财政“双宽松”政策的投资人士对“灌糖浆”效应已经上瘾,他们成为美国宽货币、宽财政政策的呐喊者,或将成为下一轮全球资产泡沫的助推者。2012年美联储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出台之前,市场投资人士警告美国经济增长缺乏动能,如今又抛出“若不将低税率延期,美国股市长期市值可能缩水5%”之类的论调。

  纽约股市2013年1月2日实现新年开门红,市场人士看来暂时松了一口气,道指上涨2.35%,标普大涨2.54%,纳斯达克指数大涨3.07%。

  最后,手有闲钱投资的美国人着急上火。按照白宫的提议,美国的长期资本利得税率将从2012年的15%上调至2013年的20%,家庭年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上富人的股息红利税率将从目前的15%上调至39.6%。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鉴于目前的苗头,超市巨头沃尔玛、拉斯韦加斯金沙集团都提前派发股息,给股东送上了避税“大礼包”。

  “巴黎也许迟早变成一座空城”

  执政以来,法国总统奥朗德经济政策的最大特点,无疑是借助提高税收来减少政府财政赤字。这一做法令法国富人们怨声载道。特别是税率高达75%的“富人税”的出台,导致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人们将要缴纳3倍于以往的税金后,很多企业老板和公司经理都表示,他们“正在经历一场噩梦”。

  在法国政府公布了2013年财政预算草案之后,“逃命”更是成了法国高收入人群的普遍心理,大批富人纷纷向邻国“出逃”。法国富人移居的首选目的地是伦敦,其次还有日内瓦、苏黎世、布鲁塞尔等邻国城市。很多律师、投资银行家和高级宾馆业主去了伦敦;不少金融咨询家奔向了日内瓦;大量的企业经营者去了苏黎世,报社老板去了布鲁塞尔……

  巴黎的公证员皮埃尔·塞纳克见证说:“最先离开法国的是金融界高层人士,他们通常持有大量可转移的流动资金,他们有国际文化背景,所以移民国外更加容易。”

  而最新的消息是,俄罗斯总统网站2013年1月3日报道说,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签署总统令,授予法国影星“大鼻子情圣”德帕迪约俄罗斯国籍。德帕迪约日前被证实移居比利时小镇内尚。法国舆论普遍认为他是为了逃避高额的“富人税”。

  社会分析家们认为,富人“出走”现象让法国损失重大。向国外流出的首先是法国的资金,其次还有杰出的人才。有人认为,奥朗德政府推行的75%的“富人税”政策,到头来非但不会实现减少政府赤字的愿望,反而只会给法国带来更加严重的负收益。更悲观的说法是,随着法国人才大批外流,“巴黎也许迟早变成一座空城”。

  富人出走或许真的让法国撑不住了。2012年12月29日,法国宪法委员会发布公报说,法国政府拟于2013年启动的对高收入阶层征收75%的税率违宪。公报说,法国个人所得税是以家庭为单位征收的,而这一新税种则针对每个自然人,这样会在纳税人中造成不平等。

  普京没有停止清算私有化

  上世纪90年代,转轨时期的俄罗斯涌现出一批长袖善舞的寡头,他们利用私有化浪潮,将国家财富据为己有。普京上台伊始,曾经与寡头们约法三章:赚钱可以,不要干政。之后,他用铁血手腕结束了俄罗斯寡头的黄金时代——古辛斯基、别列佐夫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金融寡头要么被逐出国门,要么锒铛入狱。如今,在俄罗斯闷声发大财的巨商们大都谨言慎行,为人低调。

  而普京并没有停止清算私有化。2012年,普京责令国家统计局重新评估上世纪90年代的私有化结果,计算出当时国企的实际价值和拍卖价格之间存在的差距,倒逼寡头和富豪们吐出巧取豪夺掠夺来的财富,进行重新分配。

  为解决社会贫富分化严重问题,普京决定加大对富人的征税力度。他在国情咨文中提到,俄罗斯将征收奢侈税,包括对昂贵房产和汽车征税的想法必须在2013年上半年落实。

  英国打击外企避税

  英国议会2012年12月3日宣布发起打击外企避税运动,矛头直指星巴克、谷歌和亚马逊等知名外国企业。

  有消息称,星巴克承认过去3年没有向英国缴纳企业所得税。过去13年,这一世界最大咖啡连锁企业累计向英国缴纳税款仅1367万美元,其间还实现创纪录的49亿美元销售额。星巴克公司将欧洲总部设在荷兰,只有向荷兰总部转移大宗款项时才需缴税。而网上零售商亚马逊公司2011年营业额33亿美元,在英国缴税仅290万美元。

  大型跨国企业避税的第一种技巧是,它们将控股公司及资产所在地登记在避税天堂,然后把利润的大部分归到这些实体名下。第二种技巧是,它们采用一种“转移定价”方法,即跨国公司各分部之间按照特定的价格进行跨境交易,以达到避税目的。

  两种方法可以结合起来使用,比如,英国子公司从处于避税天堂的实体高价采购产品或服务,再以同样的高价出售(比如卖给英国零售商),结果利润为零。一张巨大的税务账单就这么变没了。

  英国《金融时报》评述道,国际税收制度实质上等于为跨国公司提供了巨大的补贴,使它们在税收方面胜出本土竞争对手一筹,而这个方面与真正的经济生产力毫无关系。跨国公司在它们开展业务的国家享受着由税收保障的种种好处,如受过教育的劳动者、可靠的法院等,却由别人为这些好处买单。

  配文:向富人增税是未来趋势

  张茉楠

  向富人增税,出现在美国、英国、法国等欧美发达国家,未来新兴经济体也会逐步面临用税收政策调节过大的贫富差距的问题,这将是一个趋势。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各国国内最大的矛盾表现为贫富差距和社会分配不公,而危机中发达国家救助最多的则是富人,尤其是那些大而不倒的金融资本家。这样,也就不难理解,2011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什么能够席卷西方多国。

  因此,许多发达国家的政府要向富人增税,一方面是为了迎合大多数普通民众的诉求,解决社会不公平问题;另一方面是政府为了开辟新的税源,解决财政亏空问题。

  (作者系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 徐文华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