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高义:80年代中国对日交流比90年代爱国教育好

2013-01-26 06:54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从自己的体制出发,学习全世界的经验”]

上世纪80年代末,打桥牌。

  上世纪80年代末,打桥牌。

1984年1月,在广东省长梁灵光陪同下,视察第一个经济特区深圳的建设。

  1984年1月,在广东省长梁灵光陪同下,视察第一个经济特区深圳的建设。

1997年2月,联合国安理会为邓小平去世默哀一分钟。

  1997年2月,联合国安理会为邓小平去世默哀一分钟。

  “在改善这么多人生活水平方面,20世纪中有任何其他领导人比邓小平做得更多吗?”

  傅高义在《邓小平时代》的最后一章中写到,无论中外,在邓小平谢幕之后长大的人,都很难体会邓小平踏上改革的旅程时面对的问题多么严重:一个把全然不同的新思维拒之门外的国家;“文革”中受迫害者与迫害者之间的深刻裂痕;民众对帝国主义和外国资本家的敌视;城乡社会保守的结构,因一些人依然贫穷而另一些人先富起来所引发的纷争……邓小平的改革,使一个深陷意识形态泥沼的国家将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从而使得大多数人脱离了贫困,获得了一份基本衣食无忧的生活。他推动中国和主要国家都建立了比较良好的外交关系,为中国的改革开放赢得了安全稳定的外部环境。他鼓励中外之间的技术和人才交流,为中国的现代化服务。在他治下,他推动了中共党内的制度建设,使得干部队伍的更迭变得更有序、更可预见。在傅高义看来,邓小平的改革是为中国引进了工业革命、信息革命和消费革命。

  傅高义高度赞扬邓小平的改革所取得的成就,他说:“在改善这么多人生活水平方面,20世纪中有任何其他领导人比邓小平做得更多吗?”

  中国无疑收获了邓小平改革的成果。中国加入了世界经济体系,并成功地抓住了全球化的机遇,经历了30年经济的高速发展期。2011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从一个意识形态高度禁锢的国家,转变成为文化相对开放并活跃发展的国家;中国的综合国力在过去的30年间有了极大提升。

  然而,与邓小平的改革相共生的也有许多问题。例如日益严重的腐败现象。在邓小平的时代,伴随着经济转轨而来的腐败现象就已经是一个严重的问题,随着经济规模的扩大,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日益挑战政府的威信力。

  许多批评者认为,邓小平错过了政治改革的时机,这种片面强调经济发展、通过经济发展来获得执政合法性却忽视根本体制变革的做法,正是今天中国许多问题的根源。

  傅高义认为,如何处理与知识分子的关系,为自由划定多大的界限,一直是邓小平时代的一个关键问题。与毛泽东时代相比,邓小平时代的知识分子享有的自由显然要大得多,然而,在傅高义看来,邓小平在划定自由的边界时一直坚守的底线是,任何人都不能挑战党的权威,这决定了他在一些关键历史时刻的选择。今天的中国领导人,依然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与此同时,一些在邓小平的时代不那么突出的问题,在今天却日益严重,并成为影响社会稳定和人民生活的重大问题。傅高义在书中举出了几个问题,例如,环境问题。邓小平时代一切以经济效益为先的发展模式,其环境后果时至今日已极为突出,最切近的例子,就是北京等大城市如今日益严重的空气污染。

  其次,贫富差距的扩大与社会保障问题。毛泽东时代经济上的平均主义可以说是共同的贫穷,邓小平时代“让一些人先富起来的政策”的确让一部分人快速地致了富,但也使得贫富分化现象越来越严重。邓小平的确留给了其后任者大量的遗产,而他也的确留给了他们不小的挑战。不管怎样,这些问题解决的好坏,确乎会影响后世的人们对于邓小平及其所开创的改革时代的评价。

关键字: 傅高义 爱国教育
责任编辑: 韩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