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朝鲜裔美国人南宫:曾撮合金日成卡特会谈

2013-02-05 17:47  来源:中国新闻网

谷歌公司总裁埃里克施密特(右)与南宫(左)1月访问朝鲜时,参观朝鲜计算机中心。

  谷歌公司总裁埃里克施密特(右)与南宫(左)1月访问朝鲜时,参观朝鲜计算机中心。

2005年10月15日,南宫(左)与时任新墨西哥州州长的理查森离开美国前往朝鲜时举行新闻发布会。

  2005年10月15日,南宫(左)与时任新墨西哥州州长的理查森离开美国前往朝鲜时举行新闻发布会。

  中新网2月5日电 综合报道,正当美日韩与朝鲜就核试验问题闹得剑拔弩张之时,一个神秘的朝鲜裔美国人逐渐进入了世人的视线,而且被再次寄予牵线搭桥、缓和朝美关系的厚望。

  充当美朝幕后渠道 促成谷歌总裁访朝

  根据美国《基督教箴言报》报道,该位名叫坤·A。托尼·南宫(Kun A。“Tony” Namkung)的朝鲜裔美国人自称是一个“独立学者和顾问”,曾多次撮合美国要人访朝,为化解美朝之间的紧张关系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世纪90年代初,朝鲜半岛爆发第一次核危机,美朝之间几乎滑向开战的边缘,正是南宫从幕后斡旋,促成了美国高级代表团访问平壤,最终化解了一场一触即发的战争危机。上个月,谷歌公司总裁埃里克·施密特随美国新墨西哥州前州长比尔·理查森以“私人身份”访问朝鲜,和美联社副社长约翰·丹尼泽斯基赴朝出席美联社驻平壤分社成立一周年纪念仪式,南宫更是被视为核心人物。

  但是,南宫坚决否认自己是朝鲜的拥护者,更不是辩护者。“我的目的只是充当一个幕后渠道。”南宫说,“正如你们想象的那样,我的工作很不容易。”

  朝鲜问题专家对南宫的说法深表赞同,认为南宫的角色和愿景至少是外人难以理解的。作为一个非官方调停人,他必须取得有关各方的充分信任。仅就此而论,他的角色就非一般人所能为。

  “他是一个非常复杂而微妙的人,因为一个曾驻留过多个不同国家的人总是容易引起人们的怀疑。”美国企业学会研究员、朝鲜问题专家尼古拉斯·艾伯斯塔特说,“朝鲜方面对他肯定相当信任,否则他们不会允许他多次往返于他们的国家。”

  撮合金日成-卡特会谈 解除半岛第一次核危机

  文质彬彬、言辞温和的南宫究竟是如何变成一个美朝关系的幕后中间人的,可能还要追溯到他的出生地——中国上海。

  南宫的祖父是一位基督教长老派神职人员,他们家曾是朝鲜半岛上一个显赫的家族,日本侵占朝鲜半岛后,便举家迁往中国上海,以躲避日本的殖民统治。

  南宫说,“托尼”原本是他姐姐仿照影星安东尼·奎因的名字给他取的绰号,后来他就干脆拿它做了教名。

  二战结束后,南宫一家又迁往了日本。十几岁的时候,他只身去了美国,先后毕业于密歇根的教会大学加尔文学院毕业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然后留校任教。1991年,南宫作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研究中心副主任随纽约亚洲协会代表团第一次访问了朝鲜,从此开始了他艰难的非官方中间人生涯。

  然而,令他声名鹊起的还是1993年成功推动朝鲜放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事后发表的联合公报中的朝方立场据说就是南宫帮助起草的。联合公报中,朝鲜承诺与国际 原子能机构就“突出的安全问题”进行磋商,包括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朝鲜核设施。

  1994年,克林顿就任美国总统第二年,拟派前总统卡特出访朝鲜。南宫说,朝鲜时任领导人金日成向他询问了有关卡特与克林顿的关系问题,最后他说服金日成接受了卡特的来访。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当年6月金日成与卡特于大同江上的一条轮船上就冻结核计划举行了会谈。虽然几周后金日成的逝世使得半岛核危机再次升级,但是4个月后,朝美还是于日内瓦达成“框架协议”,朝向同意关闭核计划,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检查。

  “我们当时正滑向重大危机的边缘。”南宫说,“没有什么能比尽一切努力让谈判继续下去更重要。当时的情形与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形非常相似。我建议朝鲜邀请卡特访朝,以作为朝鲜半岛避免爆发战争的最后防线。”

  两年后,他与时任新墨西哥州国会议员的理查森建立的稳定的关系。当年他们共同说服朝鲜释放了从中国一侧游过鸭绿江被朝鲜逮捕的美国人埃文·亨齐克。

  帮助被朝扣押美国记者获释 自谓“试探气球”

  2003年,理查森当选新墨西哥州州长,南宫不仅就朝鲜问题,还就更广泛的亚洲问题向他提供顾问咨询。2009年,两个美国电视台记者——罗拉·凌(音译)和尤娜·李(音译)跑到中朝图们江边境拍摄,被朝鲜士兵扣押。两人能最终获释,理查森-南宫的关系发挥了关键作用。

  “随后一两天内我就获知,两个被扣的女记者可能需要经过司法程序才能获释。如此一来,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南宫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她们被关押期间,我尽了最大努力以确保她们得到合理对待和适时获释。”

  根据南宫的说法,期间理查森一直和两位被扣记者的家人保持着联系,因而与朝鲜方面沟通以确保两人获释的工作就主要落到了南宫的肩上。南宫说,当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携美国政府支持带领一个高级代表团最后一刻抵达朝鲜时,他和理查森正准备去会见两名被扣记者。

  不过,南宫否认他和理查森存在固定的合作关系,只承认自己是美联社驻平壤分社的顾问。同时他还否认他从属于某个组织,声称自己只是“一个得到各方信任的人,负责传递信息,就像一个试探气球”。

  “我希望我死后,我的墓志铭能是:‘他帮助解除了紧张与不安。’”他说。

责任编辑: 徐文华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