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选举千年秘史

2013-02-28 09:11  来源:世界博览
  斯人已逝,基业长存。根据天主教教义,教皇是位居耶稣十二大弟子之首的圣徒彼得的后继者,因此对整个天主教会拥有信仰、道德、纪律和行政上的最高权力,这就是所谓的教皇至上。无上的权力和终身任职(只有异端罪可以罢黜)使这个职位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再者,教皇可以借助各地教会势力影响欧洲封建国家的政治,因此这一职位的空缺,又会引起中世纪欧洲各大君主国的重视,谁都希望寻找一个亲近自己的新人就位。凡此种种,一千多年来围绕教皇选举的明争暗斗几乎从未停歇。

  不断完善的程序

  推选教皇的程序,隐秘莫测,既有约定俗成的旧规,又不断因时代变化而添进新的内容。1059年,尼古拉二世决定,从今以后教皇必须通过枢机主教开会产生。1268年10月,克雷芒四世与世长辞,众枢机主教聚首意大利中部城市维泰博,开了一次破纪录的马拉松式选举会。各派势力互不相让,对峙了一年半而毫无结果。教会还有耐心,百姓却已是怒不可遏。1270年6月,他们在市长和商会会长的带领下把枢机主教悉数赶进教皇宫,选不出新的教皇,谁也不准迈出大门。主教大人们不肯轻易就范,吃着送进来的清水和面包,仍然不紧不慢地扯皮,还威胁说要把带头闹事的人逐出教会,并且扬言罢工。等待新教皇产生的信众不甘示弱,他们甚至把议事大厅的房顶掀掉,讽刺说这样可以方便“圣灵”光临会场。只吃清水面包,过着头顶青天的日子,17名“坚贞不屈”的枢机主教坚持了两年零九个月之后终于投降。1271年9月1日,他们把耶路撒冷主教特巴尔多·维斯孔蒂推上教皇宝座,是为格列高利十世。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幸运儿当时既不是枢机主教,也从未列席过枢机主教的大会。
  令人欣慰的是,虽然作为折衷人物当选,格列高利十世却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为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他于1274年颁布敕令,不仅为教皇选举规定了详尽的议事程序,而且连选举会的“工作餐”都安排妥当。届时,枢机主教都被关进会场,封闭讨论,直到新教皇产生。头3天为与会者提供日常饮食;此后的5天,每天只提供一顿饭,如果会议仍有必要继续,从第9天开始只供应干面包和清水,直到会议结束。为避免暗中勾结,会议期间所有人必须同住一间卧室。事后证明,格列高利十世的敕令行之有效,此后两届教皇的产生都很顺利。到了约翰二十一世,这位教皇迫于枢机主教的压力,于1276年宣布取消这敕令。混乱局面于是一如继往。

  沦为政治争斗的附庸

  卜尼法斯八世在位时,教会与法国国王“美男子”腓力四世冲突激烈。当时,欧洲各国君主因互相角逐而用度浩繁,不经教皇同意纷纷擅自向神职人员征税。1296年,卜尼法斯八世发布通谕加以禁止,腓力四世非但置之不理,反而变本加厉,后来还伙同他人拘捕了卜尼法斯。教皇被释放后回到罗马,几个星期后便去世了,这是发生在1303年的事。卜尼法斯八世薨逝后,腓力四世强迫教廷从罗马迁到法国南方城市阿维尼翁,迎立克雷芒五世即位,开创了阿维尼翁教廷的历史。当时,法国、西班牙、奥地利这几个主要欧洲君主国在教皇选举问题上非常警觉。17世纪时,它们甚至成功地在教会里安插进一名权力极大的“否决者”,对一切决议拥有至高无上的否决权。“一票否决”的特权一直持续到1904年被庇护十世禁止。事实上,庇护十世能够当选,恰是深受“否决权”佑护的结果。选举会上,他最有力的竞争者——枢机主教兰博拉因为在政治上过于亲法而被奥地利国王否决出局,庇护十世方能扬眉吐气。
  有时,参加选举会的枢机主教面临来自诸侯、豪门巨室甚至政治流氓的数重压力,不得不草率收兵,以便早日脱身泥潭。1378年4月7日,拥有16名成员的枢机主教团里,只有4名意大利籍主教。前一年,前任教皇格列高利十一世刚刚把教廷从阿维尼翁迁回罗马。于是,意大利民众一心企盼由意大利人执掌教廷,从而把教廷留在罗马。如果让法国佬得了意,就是政治上的失败。参加选举会的枢机主教两股战战、心惊肉跳,第二天就把那不勒斯人普里亚诺推选为新教皇(乌尔班六世)。此时,未参加选举会的普里亚诺尚不知喜从天降,而民众看见宣布新教皇产生的白烟从会场升起,已欣喜若狂地打开门锁冲进会场,争睹圣父尊容。人们赶紧把这位白发苍苍的高级教士拖上御座,手忙脚乱地给他套上法袍。当市民争先恐后扑倒在新教皇脚下施行吻礼时,他早被这阵势吓得四肢颤抖,而枢机主教则一个接一个溜出会场。几天之后,12名法籍枢机主教(一说13人——译者注)逃到意大利的阿纳尼镇,他们逐个把手按在福音书上发誓说,假如不是受到死亡威胁,自己决不会选举乌尔班六世。8月9日,乌尔班六世正式加冕。与此同时,日内瓦枢机主教罗伯特在法国人的支持下宣布就任新教皇,称克雷芒七世,驻阿维尼翁。这时,乌尔班六世改组了枢机主教团,一口气任命29名本国人,势力已经得到巩固。接下来,两个教皇互相攻讦,开除对方教籍,坚称自己是惟一合法的皇位继承人,并以“伪教皇”互称。站在乌尔班背后的,是神圣罗马帝国、英格兰、匈牙利、波兰、佛兰德、意大利北部和中部各国以及斯堪的那维亚半岛国家。为克雷芒撑腰的,是法兰西和它的盟国卢森堡、苏格兰、奥地利、阿拉贡、纳瓦尔、洛林和萨瓦。
  混乱局面的产生,是法国与德意双方争夺对教廷控制的结果。天主教会成为牺牲品,由此陷入分裂。不久,两位教皇相继去世,各有后人继续这场游戏。1409年,分裂双方在比萨举行会议,决定同时废黜阿维尼翁的本笃十三世和罗马的格列高利十二世,另立新教皇亚历山大五世。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本笃和格列高利在一些国王的支持下拒绝退位,天主教会竟出现三位教皇并立的奇事。
  1417年,荒唐的局面终于走到尽头。历史上第一次,枢机主教、18个国家的大使和令人哭笑不得的三位教皇走进同一间会场。第四位教皇马丁五世产生,前三位教皇被迫屈服,承认自己的伪身份,教会终于渡过难关。

  人有千算,终不及天

  几个世纪以来,各种政治势力彼此交织,是左右教皇产生最主要的因素。1241年,马泰奥·奥尔西尼把参加教皇选举会的全体枢机主教困在一处废墟中,使他支持的人顺利当选,这就是切莱斯廷四世。奥尔西尼选择强攻得手,无奈人算不及天算,切莱斯廷四世年老多病,只做了17天教皇便去世了(也有传闻说他是被人毒死)。整个中世纪,意大利的豪门望族从未停止对教皇人选的干预,各大家族利益纠缠;奥尔西尼家族与科洛纳家族虽然势不两立,却站在一起反对加埃塔尼家族,后者还与萨维利家族矛盾重重……到文艺复兴时期,家族之争愈演愈烈,大家都想让教皇听命于己,斗争激烈而残酷。1503年即位的尤利乌斯二世依附德拉·罗韦尔家庭的势力,靠贿选在一天之内荣登大宝,从而创下教皇选举的最快纪录。尤利乌斯二世之后江山易主,新人利奥十世的背后,已经换成著名的梅迪契家族。在其统治期间,佛罗伦萨成为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中心,著名艺术家米开朗琪罗与该家族渊源颇深。
  谁左右教皇的产生?古老的格言让每一个野心家英雄气短:走进聚满枢机主教的教皇选举会场,那些自认胜券在握、非我莫属的家伙,从来都是垂头丧气地走出来。1978年10月,没有人意识到那个默默无闻的波兰人会接过圣徒彼得的三重冕。当他的名字——卡罗尔·沃伊蒂瓦——通过窗户喊出来,回荡在圣彼得广场上空的时候,罗马的百姓还以为选出了一个来自非洲的教皇。通向教皇之路,永远神秘莫测。每一个与会的枢机主教都深信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他们始终跟随在一个伟大的力量后面。这个力量看不见摸不着,却无往不胜,它就是“圣灵”。在西斯廷教堂的穹顶下,主教们看到,主的样子渐渐转化成凡人的形象。
  (张燕摘自《世界博览》2005年第7期)
关键字: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