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从教宗本笃十六世逊位再谈梵蒂冈的“政治改革”

2013-02-28 11:15  来源:联合早报网

  于时语专栏

  罗马天主教廷教宗本笃十六世宣布逊位,与朝鲜最新核爆炸相差不到24小时,与当年赫鲁晓夫下台次日中国爆炸第一颗原子弹的先例颇有雷同。但是更重要的意义,还是本笃十六世成为600年来第一个逊位的教宗。正如欧美媒体纷纷指出:过去千年中其他四位罗马天主教教宗的逊位,都不是十分光彩的事例。

  但是就我看来,本笃十六世的逊位并非意外。2005年,当他出任新教宗之际,我就以《新教宗和梵蒂冈的“政治改革” 》为题,断言“本笃十六世将只是一个过渡性教宗”(见《早报》2005-04-23 言论版)。

  2009年,教宗敕令重新容纳“圣庇护十世司铎兄弟会”,引起国际 犹太势力的反对浪潮,挑战“教宗永远无错”原则;2010年,世界各地天主教神父性侵犯娈童案的性丑闻不断升级,演变成梵蒂冈的“水门事件”。我当时都评论本笃十六世面临被迫辞职逊位的巨大压力。所以这次他公开宣布逊位,虽然是六个世纪来的首次,却证明了我的“过渡性教宗”预言。

  特别是教廷方面透露,本笃十六世虽然年高,但是并无像前任若望保禄二世晚年那样严重的健康问题。所以如本笃十六世宣布逊位时的坦率声明,实在是他无力再承担领导罗马天主教会的重任。

  罗马天主教会面临现代社会的巨大挑战:欧洲以及北美世俗化日益加速,尤其是欧洲渐进的“非基督教化”过程。天主教会却坚持教士独身、禁止册封女教士、反对同性恋和任何人工避孕措施等等,导致不断的神父性侵犯娈童丑闻,同时天主教会后继乏人,难以为继;非洲虽然是天主教继续扩展的主要地盘,可是爱之病泛滥,回教势力不断上升;在天主教的另一基地拉丁美洲,一面是土著政治势力的上升,质疑殖民征服后被迫接受天主教的痛史;另一面是基督教新教尤其福音派的大肆“侵蚀”,蚕食天主教地盘,造成后者的人口比例不断下降。

  梵蒂冈教廷内部矛盾甚多

  1960年代的第二次梵蒂冈主教会议(梵二大公会议),采纳了一系列“自由化”改革,是应付现代社会挑战的历史性决策。但是后来的若望保禄二世和当今的本笃十六世都是坚定的保守派,基本制止甚至逆转了梵二大公会议迎合社会潮流的“政治改革”。尤其是在贫富分化严重的拉丁美洲,梵蒂冈不断压制当地教士群体的“革命神学”,加剧了天主教面对新教改宗攻势的弱势。

  若望保禄二世以其个人的巨大道德力量和历史成就,维持了他的保守教义领导。对比之下,本笃十六世显然相形逊色,不仅无力阻止各种教外势力的严厉批评,还加重了梵蒂冈教廷内部的矛盾。

  去年东窗事发的教宗家庭仆人泄露大量教宗个人文件的案子,其根底便是教廷内部高层的教义派系冲突,尤其是在腐败丑闻不断且财经作用至关重要的教会银行的改革争议上。据各方透露,这一“家庭泄密案”可以说是促成本笃十六世逊位的“压断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