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亮亮:中国和梵蒂冈教廷的纷争

2013-02-28 11:43  来源:凤凰卫视
   姜声扬:中国在7月6号为哈尔滨主教岳福生神父,祝福任命他为黑龙江教区主教,那为此梵蒂冈在10号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批评中国未经教廷批准擅自任命属非法制造分裂,并且将岳福生逐出教会,那中国和梵蒂冈的教廷的纷争由来已久,历史原因宗教政治原因错综复杂,那这起事件会如何再次影响两国之间的关系?事件会如何收尾?我们再请何先生为我们做分析,何先生您如何解读这起事件?这个天主教的教规非常的严谨,主教任命必须由教廷这边发出,那同样是共产国家的例如古巴、越南等,他们和教廷之间的关系如何没有什么可借鉴之处?  何亮亮:中国和梵蒂冈教廷纷争需要协商   何亮亮:古巴和越南当然,这个古巴这两个国家天主教都有很大的影响对于很多教徒,他们过去跟梵蒂冈的关系也不正常,但是现在的关系都比较正常了,而且梵蒂冈就是越南和古巴都承认梵蒂冈对于在他们国家的教区主教的任命,或者是他们推荐他是梵蒂冈来任命,其实这个做法在梵蒂冈和中国的天主教爱国会以及和中国的或者说中国的宗教,宗教还不是主教堂,而是中国政府的宗教局之间其实近年来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恢复关系和部分采用的办法,就是中国政府就不是政府了,就是中国的主教团推荐某一个区的主教,那么梵蒂冈承认了然后就为他祝圣,那么这个取得了一个,这样的话是比较两全其美的方法,就他既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批准,他更得到了梵蒂冈的批准,因为一般来说主教必须是要由梵蒂冈来任命,要由他来祝圣的,那么问题是中国的天主教会从1950年开始就成为天主教爱国会,他就跟梵蒂冈就脱离了关系,那么就已经有了60多年的已经有60年的历史了,我想这个情况是不正常的,就像我们说的越南和古巴他都能够做到,同样在共产党执政的情况下他们的天主教会能够取得相对独立,但是又不影响这两个国家的共产党执政,这说明这是可以做到,特别像古巴,古巴在意识形态上其实是比中国还要强硬的,他们对外开放现在也只是刚刚开始,改革和开放都也刚刚开始。   但是我们说的这个情况我想目前由于双方都有些比较僵硬的做法,这样的话就会导致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就没有办法正常,本来人们好像以为中梵不能够建交是由于台湾的原因,其实不是这个原因,因为梵蒂冈早就说他们可以跟台湾断交,因为他们考虑的是在中国大陆的数以千万的,13亿人民当中数以千万的天主教徒,这个天主教徒人口比台湾人口还要多。   姜声扬:当然。   何亮亮:而且就算这样的话其实也并不影响梵蒂冈和台湾的天主教会之间的联系,只是对台湾官方来说可能会比较尴尬,那么像这个情况并没有出现,问题不在台湾问题,而在于就是可以说是中国政府和梵蒂冈之间或者具体来说是中国的有关的这些当局,然而我们注意到前天又出现了上海天主教会的马达钦,马达钦是个主教,马达钦主教其实他是梵蒂冈任命,他其实不是正式的主教等于是副主教这样,他们叫做辅助的主教,那么他在前天在上海天主教会的祝圣上他讲的话就出乎大家的意外,就他宣布他退出。   姜声扬:爱国会。   何亮亮:天主教爱国会,那么也就是说他只为,只承认梵蒂冈为他唯一的宗教上的可以说是顶头上司,那么这个事件就在中国的天主教界影响相当大,那么我注意到中国的媒体是没有报导,但是中国网络上有很多,有一些报导也有一些评论。   姜声扬:香港也有。   何亮亮:香港也有,香港引起很大的关注,那么国际媒体上也有一些报导,不算是很大的事件,但我就是这个事情因为在以前没有发生过,以前没有生过,那么然后这就导致了我相信目前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没有对这个事情发表一个公开的说法,那我觉得这样是比较谨慎的,因为如果你发表公开的说法,如果措辞是比较强硬的话那就会使得现在已经相当不好的中梵关系就雪上加霜,因为中梵关系的这种不正常他也已经由来已久了,双方各有坚持,那么而且双方的坚持也都有自己的道理,因为中国政府的宗教事务管理局,当然我们知道宗教事务管理局在世界各国当中在大国里面大概也就中国才有,中国把主要的宗教都要归于一个专门的政府部门来管理,那么甚至也出现了宗教的官场化,比方说佛教,佛教我们都知道,佛教的一些大的一些主持他们都有跟官场同等职衔,比方什么处长级,什么副局级,甚至一些全国性的佛教协会他们的这些领导人他可能有相应的比照,比照政府的相应的头衔。

 

  那么这样的一种情况当然也就造成就是比较容易管理,那么我想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这方面都没有,为什么他们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心,他们只是靠信仰,但是天主教比较特别,因为他是由梵蒂冈是作为他们所认为的这是天主这是圣母在人间的代理,那么他教义本身是想规定他们有我们也知道天主教其实他有一整套的繁文缛节,有一整套的像是很繁琐的一些。   姜声扬:教规。   何亮亮:教规,而且天主教也有他自己的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天主教会他毕竟在全世界他有11亿的信徒,那么而且梵蒂冈有很大的影响,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就坚持天主教爱国会我自圣,就我自己任命主教,那么这个也遭到了梵蒂冈的反对,其实前几年形势已经开始有了好转,就是类似越南和古巴这种模式,就中国可以自己推荐,像梵蒂冈推荐我要任命的主教,那梵蒂冈一般都会批准,那这样不是大家两全其美嘛,大家都有面子,你看现在出现的情况就是变得彼此都没有面子。   姜声扬:那你觉得这个事件最后会如何收尾呢?   何亮亮:现在我不知道,因为我注意到中国的宗教事务局并没有发表说,因为马主教的做法是以前没有过的,那么他可能会在一部分在比方天主教爱国会他们会觉得不满意,因为你不要我们了,你等于跟我切割了,那么其实本来这个关系我想并不是做到说中国天主教会和梵蒂冈,因为既然大家都是信天主都是信同一个宗教的,那么理应是同一个阵营的,为什么要造成现在就是梵蒂冈说的分裂,梵蒂冈的用词也比较重,因为在岳福生的主教这个事情上呢,梵蒂冈又开除了等于是开除了这个。   姜声扬:岳福生。

  何亮亮:岳福生的教籍,这是最严厉的惩罚了,对于一个主教来说他被梵蒂冈等于是革出教门了,那么所以中国的宗教事务局就发表声明也严厉的批评了梵蒂冈,但是现在又有了马主教的这个事件,那么马主教事件跟岳福生的这个事件又有所不同,因为马主教本身他是梵蒂冈已经是同意的,但是他现在又宣布我。   姜声扬:脱离爱国会。   何亮亮:对,我脱离了爱国会,那么他会造成一些什么影响,那么至少我觉得特别是由于现在本笃16世呢,我觉得他对中国的态度是比较强硬,那么他强硬结果中国政府的态度也比较强硬,那么再说有这样的一些突发的事件就是擅自任命主教的事件和主教宣布脱离爱国会的事件,有可能造成一段时间里面的双方都互相不让步,我也不让步,你也不让步,虽然可能会有一些沟通,那么希望这样的一个局面还是能够尽早结束,因为这个毕竟对中国的天主教徒对于梵蒂冈都还是有利的,最后我希望就是还是要有一个双方要有一个协商,就是不要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姜声扬:好,谢谢何先生为我们做点评分析,也感谢您收看今天《时事开讲》,我们再会。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