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同性恋的政治纠结

2013-04-18 02:06:40  来源:新浪读书

  从桑托勒姆、金里奇,最后到保罗,罗姆尼在共和党内的对手纷纷退出预选。罗姆尼事实上已经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和罗姆尼的对决,也正式开始。不过,在双方展开大规模的正面“阵地战”之前,奥巴马突然宣布支持同性恋婚姻,引起媒体的一阵喧嚣。

  奥巴马和主要的民主党政要都支持或同情同性恋,这是公开的秘密,也是界定两党的主要社会议题之一。不过,鉴于美国选民向来以压倒优势反对同性恋婚姻,民主党政治家多含糊其辞,大多回避公开表明立场。共和党人则往往用此问题“逼宫”,以获得政治优势。所以,当奥巴马站出来公开支持同性恋婚姻时,一些左派人士称这是奥巴马上任以来做的最有勇气的一件事。

  然而,政治家不会平白无故地展露自己的“勇气”,一举一动都有着精心的算计。著名的PEW民调揭示出:最近十年,美国选民对同性恋的态度有戏剧性的变化。2004年,支持同性恋婚姻的比例仅为31%,反对的则有60%。到奥巴马选总统的2008年,支持同性恋婚姻的仍然仅仅39%,反对的51%。民主党只要一谈这个题目就会在政治上丢分。但是,到2012年4月,支持同性恋的比例猛增到47%,反对的则降到43%。各种族的态度就更有意思了。白人是奥巴马最要争取的选民。他们中有47%支持同性恋婚姻,43%反对。反对同性恋婚姻最厉害的实际上是黑人,有49%反对,39%支持。问题是,奥巴马知道黑人90%以上会按照肤色投自己的票。他并不担心在这个问题上冒犯他们。

  可见,奥巴马这时出来谈同性恋的问题,不仅不是什么“勇气”,反而有迎合潮流、讨好选民之嫌。更重要的是,奥巴马知道,如今经济不给力,大家怨声载道,这是在经济上有优良记录的罗姆尼赢得共和党提名的道理所在。如果围绕着经济问题来进行大选,奥巴马怕是凶多吉少。所幸的是,共和党内部出了桑托勒姆这样执迷不悟的极右派,偏偏要大谈堕胎、避孕、同性恋等社会问题,逼着罗姆尼把焦点从经济上移开,让奥巴马赚了不少便宜。如今,桑托勒姆等都已经退出,罗姆尼已经没有党内的右翼在背后掣肘,可以集中精力和奥巴马在经济问题上死拼。这显然对奥巴马是一大威胁。所以,奥巴马突然把同性恋的问题提出来,希望这些社会问题主宰媒体的时间长一些,暂时躲开和罗姆尼面对面的“阵地战”。

  这种政治韬略是否成功目前还很难说,但至少揭示了保守主义的软肋,不然奥巴马不会照着这地方猛踢。要知道,就在奥巴马表明立场的前夜,罗姆尼的高级顾问Richard Grenell突然宣布辞职,因为他是公开的同性恋。保守主义者对罗姆尼任用这种人可谓气急败坏,拼命施压,最终使他或罗姆尼无法坚持。问题是,Richard Grenell是外交问题的顾问,所涉及的领域和性取向毫无关系。他能成为罗姆尼的高级顾问,自然也是因为在这一领域是顶尖的人才。阿罗、Becker等诺贝奖经济学家早就揭示出,各种歧视因为把许多能者排除在竞争圈外,进而削弱了竞争,妨碍了经济效益。Richard Grenell的辞职恰恰印证了这一点。想想看,奥运会的马拉松比赛,如果几位顶尖的肯尼亚选手被取消资格,这金牌还有什么含金量?如果罗姆尼当选,像Richard Grenell这种一流人才不能为政府服务,那岂不是要不得已而求其次吗?这难道不会伤害美国利益吗?研究创新社会的社会学家佛罗里达也揭示出,越有创造力的城市,往往同性恋比例越高。两者的相关性是惊人的。因为同性恋比例高意味着当地社会对各色人物比较包容,大家都能充分参与竞争,竞争的结果当然就更过硬了。

  共和党在同性恋这个问题上,除了几句老教条外几乎理屈词穷。《华尔街日报》悻悻然地发表社论,指责奥巴马耍政治手腕,称大选的结果不应该以对同性恋婚姻的立场决定。但是,保守派人士却很难解释清楚:人家两个人相亲相爱,想结婚,这关你什么事?

  罗姆尼阵营,除了简短地表态反对同性婚姻、发誓维护传统婚姻外,对这个问题能不谈就不谈。保守派们出来大谈其谈的,是两位娱乐界人士。一是2008年大选麦凯恩的竞选伙伴佩林的女儿布里斯托·佩林,一是刚刚就避孕问题对女性爆粗口的广播节目主持人Rush Limbaugh。这位佩林千金称,由夫妻组成的家庭对孩子的成长更好,父亲是塑造孩子世界观的理想人物。Rush Limbaugh则高声叫嚣奥巴马攻击传统的家庭价值。

  《纽约时报》的Frank Bruni针锋相对地发表一篇非常尖锐的专栏文章。他指出:才21岁的佩林千金17岁就未婚先孕,男友是个高中的辍学生,两人在怀孕后宣布订婚,几个月后就破裂,后又再次订婚,不到三周又关系破裂,再过一年多那位男友宣布自己的新女友怀孕了。这位男友出尔反尔,和佩林家庭交恶,甚至难以维持固定工作。难道这就是塑造孩子良好人生观的父亲?口口声声传统婚姻家长的Rush Limbaugh则结婚四次,最后一次娶的女人比自己小26岁。这难道也叫传统的婚姻价值?事实上,有研究揭示,同性恋家庭抚养的孩子,成长发育的健康程度略高于一般人口的水平。况且,许多同性恋即使结婚也不收养孩子。这又关他人何事?

  本来,共和党在市场经济、政府角色、外交等方面,都有着和民主党非常不同的理念。这样的理念能够进行公开的政治竞争,乃民主制度健康运行之根基。可惜,共和党最近十几年被宗教保守主义所劫持,在一些政府本该置身事外的私生活领域到处指手画脚,越来越不靠谱儿。难怪西方不少论者在问:在两党政治中,如果一党彻底疯掉,民主还能运行吗? 

关键字: 同性恋 政治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