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客“参拜”犯下三宗罪 刺激邻国国民感情

2013-04-24 10:31:56  来源:解放日报

  23日,日本168名国会议员集体参拜了供奉着14名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参拜人数是1989年以来最多的一次。特别是一直在“参拜”问题上有所收敛的安倍内阁,此次有三名成员参加,其中包括副首相麻生太郎。参拜者对于舆论和国际社会的批评,竟然恬不知耻并振振有词地说:国会议员拜祭为国捐躯的“英灵”,在任何国家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由此反映了日本有些人确实对那场战争不思悔改,既无视了日本国内关于历史认识问题的基本倾向,也挑战了战后国际秩序的基本安排,还刺激了邻国国民的基本感情。

  首先,“参拜”违反政教分离的原则。靖国神社属于日本神道教,是明治维新之后形成的新神道教,即“天皇教”重要神社,其宗教性质在战后也没有改变。宗教与军国主义的结合,曾经使日本民族变得疯狂残暴,因此战后和平宪法第20条规定:任何宗教团体都不得从国家获得特权或者行使政治权力,任何国家及国家机关都不得进行任何宗教教育和宗教活动。这一规定从法律上隔断了政府官员与靖国神社的联系,禁止了神道与政治的互相利用。日本右翼政客的“参拜”行为是对日本宪法的粗暴践踏。

  其次,挑战东京审判的结果。靖国神社供奉着近246万个牌位,由于近代以来日本发动的战争基本上都是侵略战争,因此,按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道德和法律标准,“参拜”便成了敏感的国内外政治问题。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开庭审判了战争罪犯,但日本军国主义残余势力一开始就不承认这个审判,认为它是战胜国对战败国的审判。1978年10月17日,日本秘密将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的牌位挪入靖国神社,标志着日本右翼在反“东京审判”、“旧金山体制”等战后安排方面获得重大突破。接下来他们便开始推动内阁成员以官方身份参拜,公开挑战战后国际秩序和体制。

  最后,刺激邻国国民的感情。甲级战犯供奉在靖国神社之后,最严重的一次挑战是198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40周年之际,中曾根康弘以首相身份进行的参拜。中曾根康弘以此宣示了日本对那场战争的态度,同时也深深刺激了亚洲各国人民的感情。鉴于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中曾根曾写信给胡耀邦,解释说他的“参拜”不是为了肯定军国主义和侵略战争,而是为了尊重国民感情和追悼在战争中死去的人。之后,日本历任参拜者都用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敷衍舆论的批评,无视邻国国民的感情,小泉纯一郎每次“参拜”之后都会发表一通类似的言论。

  在战后日本的政治生态中,有三种势力共存:和平的左派、亲美的官僚派、战前的“党人派”。其中,“党人派”在战后曾受到美国占领军的肃清,被审判和开除公职。所以,他们一开始就对“战后体制”心怀不满,当他们恢复政治活动之后,便开始一步步修改这个体制,从宪法到“安保”,从集体自卫权到自卫队,包括参拜靖国神社,只要有机会,他们便跃跃欲试,最终目的是使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安倍是“党人派”的传人,他的上台给反体制的“党人派”打了鸡血,使他们异常兴奋,不知羞耻,大摇大摆地走进靖国神社,伤害了邻国人民的感情,也损害了日本的国际形象。(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主任廉德瑰)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