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爆炸案被劫华裔:我不是英雄 我只想保命

2013-04-28 10:37:3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波士顿爆炸案被劫华裔忆生死时刻 斗智斗勇巧逃脱

  中新网4月28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如果不是因为把车停在路边,回复手机的简讯,他的车上不会钻进持枪的炸弹客。如果不是因为油箱没油、加油站仅收现金,他没有逃生的机会。因为他的机智逃生,警方及时阻止炸弹客,使得纽约市时报广场的恐怖爆炸惨案免于发生。他,是自称“丹尼”的26岁中国人。

  丹尼说,他2009年赴美留学,2012年1月毕业于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之后回中国大陆申请和等待工作签证,两个月前刚回到波士顿。他长期租赁了一部奔驰休旅车,和两个朋友搬进剑桥市一栋高楼公寓,在靠近麻省理工学院的Kedell广场设立公司,准备开创人生新页。

  这位来自中国的青年创业者婉拒《世界日报》的专访,但是在其母校、东北大学犯罪学教授福克斯(James Alan Fox)陪同下,25日在其公寓,以匿名“丹尼”接受波士顿环球报两个半小时的采访,细述当日死里逃生的经过。环球报26日特别在头版刊登了这篇专访。

  事情发生在4月18日晚间近11时的波士顿布莱顿大道(Brighton Ave)上。丹尼说,当时他正低头收发简讯,听到有人说话很急、并敲打乘客座的车窗。他降下车窗,一名男子伸手把车锁拉开,迅速钻进车中,手上挥着银色的手枪。

  “别做傻事!”男子问丹尼是否知道15日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然后表示“就是我干的”。警方后来确认这名男子就是死于水镇枪战中的26岁塔默兰 查纳耶夫。

  几乎吓破胆的丹尼,依据塔默兰指示,随后展开长达90分钟的生死劫难之旅。另一名爆炸案凶嫌、塔默兰的弟弟佐哈开着一辆小车一路尾随。

  他开着车在波士顿布莱顿、水城、剑桥等地区的大街小巷转来转去。丹尼说,他真希望歹徒只是为劫财而来。他把身上45元现金和装有信用卡的皮夹都给了塔默兰。惊吓过度的丹尼开车不稳,被塔默兰喝道“放轻松(relax)!”

  他遵从嫌犯的每一个指示,但在惊恐中,分析着每一个威胁命令,也仔细听兄弟俩的对话,寻找他们可能在何时、何地杀害自己的线索。“死亡如此靠近”,他说,“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

  当汽车跨过查尔斯河,进入水镇时,塔默兰开始翻看丹尼的皮夹,并询问他的提款卡密码。

  遵照指示,丹尼的车子在水镇一条安静的巷弄停下。弟弟佐哈停车后走上前来,塔默兰下车,命令丹尼换到乘客前座,并警告他如果莽动,就会开枪。之后的几分钟,两兄弟将放在小车后车箱内的“重物”,移至丹尼的奔驰休旅车中。

  之后,行程继续,但是改由塔默兰开车,丹尼坐在右侧前座,佐哈则坐在后座。他们先到水镇中心,用丹尼的银行卡在美国商业银行提款机取钱。

  那时,两名歹徒中只剩下一人看守丹尼。丹尼说,他心中有过“是否应现在逃离”的想法。但放眼四周,尽是关闭的商店,一辆警车呼啸而去,似乎没有逃生的去处。

  虽因劫难不寒而栗,他说自己太冷,问塔默兰是否可以穿上放在后座的外衣。塔默兰同意后,丹尼先松开安全带,把外衣穿上,故意在身后扣上安全带。但注意他每一个动作的塔默兰没上当,“别这样”,他再度警告,“别做傻事!”

  丹尼说,佐哈取钱回来后,两兄弟用“外国话”交谈。他唯一听懂的是用英文说的“曼哈顿”。塔默兰转用英文问丹尼,“你的车能开到外州吗?”丹尼一头雾水,问道“什么意思?”其中一人回答:“像是(开到)纽约”。

  之后汽车开始往西开,经过警察局时,丹尼好希望能与警察局中的警察心电感应,又幻想自己打开疾驶中的车门,跳车后翻滚逃生。

  此时,塔默兰要丹尼把收音机打开,并问他如何操作选台。塔默兰迅速转台,似乎想跳过新闻台。他问丹尼有没有音乐光盘片。丹尼答说,自己通常是自手机听音乐。此刻,油箱近空。他们在一家加油站前停下,但加油站已经关闭。

  他们折回水镇,丹尼注意到车子转进名为Fairfield Street的街道,从一辆停在路边的车子中,取出一些东西,其中包括后来两兄弟在车中播放的音乐光盘。

  这时,丹尼的iPhone手机响起。他的室友传来“你在哪里?”的中文简讯。塔默兰咆哮地问如何将手机输入转换成英文。他回了个英文简讯“我病了。今晚睡在朋友家”。

  不多久,简讯、电话接连而至。塔默兰警告丹尼,“如果用中文说一个字,我立刻杀掉你”。

  电话那头是讲中文的友人,“我今晚住朋友家”,“必须挂了”,丹尼简短结束通话。塔默兰满意地说,“好小子(good boy)”,“做得好(good job)!”

  汽车驶到查尔斯河边,跨桥后,在两家对街油站中的Shell加油站停下。佐哈拿着丹尼的信用卡下车加油,但很快就折回,敲窗说,“只收现金”。塔默兰从不久前从提款机中取出的现钞中,抽出50元给佐哈。

  当丹尼看到佐哈走进加油店便利店,神情不安的塔默兰把手枪放在车门置物袋、用手拨弄导航器时,心想,机会来了。他用左手松开安全带、同时用右手开门,在塔默兰还来不及反应时跳出车外。反手关门时,他听到塔默兰大咒“F”脏话。

  丹尼钻进加油亭中间,毫不犹豫地奋身往车后对街的Mobil加油站跑去。两兄弟急忙开车逃逸。

  Mobil加油站店员一阵迷糊后,拨打911报警。警察很快赶到,丹尼告诉警察,可以用他留在车上的手机和奔驰汽车中的卫星系统追查汽车的位置。大约一小时后,水镇爆发了警匪对峙的枪战。

  这时,历劫重生的丹尼被警察带进水镇派出所,做笔录、指证嫌犯,接受警察和联邦调查员一整晚的讯问。直到隔天(19日)的下午3时,他才被警察送回剑桥住所。

  回想与炸弹客两兄弟相处的90分钟,丹尼仍然直冒冷汗。

  虽然期间惊恐不已,但有工程师训练的丹尼仍然仔细地观察周遭、牢记路名。在车上,塔默兰曾大喝“不要看我!”并问:“你记得我的脸孔?”丹尼吓坏了,回道:“不!不!我什么都不记得!”

  塔默兰还笑说,“就像白人,他们看黑人,觉得所有黑人都长的一个样”,“我想你大概也觉得所有白人也都长的差不多”。丹尼战战兢兢地回答,“的确如此”。

  在两名炸弹客前,丹尼用了些心机、编了些故事,事后证明,确实是奏效的自保策略。他说,自己是短期来美的中国人,并谎报奔驰汽车年份和长期租赁的价格。

  两兄弟不习惯丹尼的“China”英文发音,搞了一阵子才知道他来自中国。“难怪你的英文不太好”。

  东北大学犯罪学教授福克斯称赞丹尼非常聪明地让攻击者相信他并不构成威胁,在歹徒稍懈心防时,抓住机会逃生。

  警方说,由于丹尼机警逃生,让警方很快找到奔驰汽车,打断两兄弟前往纽约市再次犯罪的计划,使追捕行动就在水镇枪战和大搜寻中落幕。不想出名、不愿现身电视的丹尼,对潮涌的称赞很不自在。他说,“不觉得自己是英雄。我只是想保命”。(唐嘉丽)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