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地区多个国家支持中国参与北极事务

2013-05-14 13:19:45  来源:东方早报

  去年7月至9月,中国第五次北极科考队乘“雪龙”号极地科学考察船首次成功穿越北极航道,往返太平洋和大西洋。图为去年7月21日“雪龙”号首次进入北冰洋密集冰区。

  去年7月至9月,中国第五次北极科考队乘“雪龙”号极地科学考察船首次成功穿越北极航道,往返太平洋和大西洋。图为去年7月21日“雪龙”号首次进入北冰洋密集冰区。

  原标题:中日韩印将角逐北极话语权

  全球变暖之后,北极掀起一轮新的“淘金潮”,各方角力正缓缓拉开大幕。

  获得“合法身份”成为至关重要的一步。将于明天举行的北极理事会八国外长将就是否接收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欧盟等14个实体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国进行讨论。结果虽未必能够获得全票通过得以对外公布,但对于这一决定着未来在北极问题上发言权的身份问题,各申请方均在会前加紧游说,争取在这一已争论多年的问题上实现突破。

  几率大但有悬念

  15日,包括美国国务卿克里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内的北极理事会八国外长将在瑞典基律纳举行会晤,重点讨论北极资源开采的冲突解决及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等问题,其中,是否接收中国、印度和欧盟等14个实体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国成为外界关注的主要焦点,因为这将决定谁在北极未来发展问题上拥有发言权。

  是否提升中国在北极事务上的发言权在过去的四年时间里争论已久,久未定论。涉及的是一个更宏观的定位问题,“北极事务将由本地区的国家处理,或者是出于全球变暖、国际经济潜质等原因,北极事务是一项全球性议题。”美国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欧洲事务部主任希瑟·康雷(Heather Conley)说。

  据美国方面给出的数据,北极拥有世界13%未探明的石油储量和30%未探明的天然气储量。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北极冰雪不断融化,曾经冰封的北极资源大门逐渐打开。此外,有专家估计,未来20年内,北极的海冰在夏天将会全部融化,这意味着一条每年可节约数十亿美元航运捷径的诞生。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北极地区很多国家都看准了这一潜在的重要资源出口市场,另一方面,中国在全球的投资能力同样不可小觑。由此,对于中国政府提出的希望积极参与北极事务的愿望,包括俄罗斯、加拿大、挪威、冰岛等多个国家的政府都已经先后表态予以支持。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认为,中国此番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国的机会很大。但不到最后一刻,不确定性仍然存在,理事会此番也未确定一定要就中国的角色问题拿出结果。“理事会是闭门进行的,正式决定通过一致投票作出。”长期关注北极事务的丹麦广播公司资深记者马丁·布勒姆(Martin Breum)撰文称,“艰难的讨论,诸如中国在北极的角色问题,将不会在实际的理事会上进行,而是在关键外交官和部长们窃窃私语的交谈中搞定。”

  事实上,对于扩大北极理事会规模,理事会8个成员国内部分歧严重。北欧国家希望将北极国际化,而在北极拥有更多领土的俄罗斯和加拿大则表示强烈反对。美国尚未就此明确表态,其立场至关重要。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10日表示,对于是否授予中国等实体在北极理事会的观察员国的地位,美国政府还没有立场,奥巴马尚未作出最后决定。

  日韩对成员国公关热络

  除了中国,印度、韩国、日本及欧盟都在为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国做着最后的外交公关。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政府已于12日派出外交部国际法律局局长康祯植前往瑞典。外交部长官尹炳世本月2日和11日两次致电加拿大外长贝尔德,希望获得加拿大方面的支持。韩国自2008年起一直是北极理事会的临时观察员国。

  日本2009年申请成为观察员国,今年3月新设北极担当大使,对成员国开展持续公关。但北极理事会2011年召开的部长级会议未允许日本等国参加。

  同样参与竞争的还有印度。与中国一样,作为资源消耗大国的印度对于冰川融化、航运通道大开的北极兴趣浓厚。“中国和印度都没有任何理由自称为北极国家,但对矿物质和资源的争夺,双方都担心,如果不在这些遥远的地区表明自己的诉求,就会输人一等。”印度金达莱大学国际事务学院院长斯里拉姆·乔利亚(Sreeram Chaulia)认为。

  同样提出申请的欧盟一直对中国介入北极地区保持警惕。欧盟副主席塔贾尼去年在访问格陵兰岛时就曾提出以提供数亿欧元的发展援助作为条件,要求格陵兰不让中国独家享有其稀土金属。

  美国公布北极战略

  为了应对这一具有重大地缘战略意义的会议,奥巴马政府上周公布了新的北极战略。

  在这份战略中,奥巴马将推进美国如下利益作为首要优先选项,包括保护能源利益、维护北极海域的自由航行以及打造北极地区的基础设施。这份战略还倡议各国保护北极脆弱的环境,让北极免受冲突的侵扰。“在这个地区没有约束地探索新机遇,可能给该地区、我们的国家安全利益和全球利益造成严重损害。”这份共13页的战略报告写道。

  不过,由于缺乏清晰的预算和具体的行动计划,这一战略被指缺乏实质内容。“这一战略不过是一串冗长的愿望清单。”美国北极研究所研究人员米哈埃拉·大卫(Mihaela David)说,尤其是考虑到作为北极圈里重量级国家的俄罗斯经营着世界上唯一的核动力破冰船舰队这一事实。

  此前,美国政府分别在1983年、1994年和2009年出台了专门针对北极地区的官方文件,其中2009年小布什总统离任前签署的《国家安全及国土安全总统指令》标志着美国北极战略的成型。该文件宣布美国是一个“北极国家”,在北极地区有着广泛而重要的国家利益,其中航海自由被置于“最优先”的地位,美国坚持西北航道和东北航道属于国际航道,美国船只有权过境通行。

  康雷认为,自小布什政府最后一年开始,美国的北极政策一直都是真空,导致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在这一问题上处于劣势。“我们的政策没有跟上北极变化水平的步伐。”她说。

  据美国国务院一位了解内情的匿名官员称,国务卿克里此番前往瑞典与会将重申美国对北极地区的承诺,并强调该地区面临的诸多挑战,尤其是全球变暖。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