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国际观察:日本二战历史观应向德国看齐

德国和日本在二战中同为侵略国、战败国,但战后两国在对待侵略战争罪责问题上的态度却有天壤之别,形成鲜明反差。最近,德国警方拘捕了93岁的德国人里普西斯,他被指控二战期间,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任职时犯有协助谋杀罪。

  【看点】

  德国和日本在二战中同为侵略国、战败国,但战后两国在对待侵略战争罪责问题上的态度却有天壤之别,形成鲜明反差。战后的德国政府几经更迭,但在对待侵略战争的态度上却都能直面历史。

  最近,德国警方拘捕了93岁的德国人里普西斯,他被指控二战期间,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任职时犯有协助谋杀罪。2011年德国法院曾判处91岁的德米杨纽克5年徒刑,罪名也是二战时在纳粹集中营帮助杀害犹太人。德国检察机构今年4月还宣布,将对仍然在世的另外50名曾在纳粹集中营当过警卫的人进行调查。法院的这一裁决传达出一个强烈的信息:即使年代已久,当年参与犹太人大屠杀的个人仍将因其罪行而受到制裁。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60多年之后,德国依然在清算纳粹罪行。相比之下,日本国会议员与安倍内阁却在密集参拜象征日本军国主义的靖国神社,并宣称,向英灵表达崇敬致意理所应当。

  2011年,慕尼黑检察院以在二战中协助杀害众多犹太人的罪名,下达了对德米杨纽克的逮捕令。他曾在二战期间担任纳粹索比堡集中营的看守,并与其他纳粹分子将被关押的男女囚犯驱赶进毒气室。逮捕令下达后,尽管生活在国外的德米杨纽克年事已高且身患重病,无法承受飞回德国的旅途颠簸,德司法机构还是将他引渡回德并判处5年有期徒刑。今年4月底,德检察机构经过调查确认,生活在德国巴符州的93岁里普西斯曾于1941年至1945年在纳粹奥斯威辛集中营工作。1956年,里普西斯移民美国,住在芝加哥,并在一家音乐公司担任媒体报道工作。1982年他被美国驱逐出境,因为他隐瞒了自己的纳粹历史。1983年里普西斯回到德国,定居巴符州。虽然他声称自己在集中营从事的工作是厨师,调查人员也曾认为,他本人不一定直接参与过屠杀犹太人的行动,但“他的行为支持了凶手”,因此法院对他发出拘捕令。自2011年对德米杨纽克案件的判决后,德国对于纳粹分子的追查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原来法官需要证明被告本人参与了具体犯罪才能定罪,而现在,只要嫌疑人在集中营里从事过任何工作,即便没有具体罪名指控的证据,也要受到惩处。

  德国和日本在二战中同为侵略国、战败国,但战后两国在对待侵略战争罪责问题上的态度却有天壤之别,形成鲜明反差。战后的德国政府几经更迭,但在对待侵略战争的态度上都能直面历史。1970年12月7日,时任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下跪。勃兰特向二战中被纳粹无辜杀害的犹太人表示沉痛哀悼并虔诚地为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赎罪的举动得到世人的认可。而日本人却缺少德国人反省战争的勇气,没有承担战争责任的起码道德。日本战败投降至今,其领导人屡屡肯定与纪念战争罪犯,缩小甚至否定侵略罪行。在日本国内围绕战争责任问题的讨论也从未中断,社会上出现了各种各样推卸战争责任的论调。其中保守派和右翼分子对战争责任的顽固否认占了上风。大多数日本知识分子和普通国民普遍接受了美国宣扬的“指导者战争责任观”,认为自己受到了领导者的“欺骗”,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提出追究导致日本陷入战争灾难的“责任者”,回避日本曾经协助或默许侵略战争的加害责任。在二战后纽伦堡大审判时,也曾有德国战犯竞相把责任推卸给希特勒,宣称自己只是命令执行者。但纽伦堡法庭最后判决认为,执行上级命令不是个人摆脱道德束缚的理由。执行者对命令的顺从不仅仅是表示对纳粹罪行的默许,也表现出对纳粹罪行的协助。纳粹德国公民必须对此承担公民责任。

  当世界各国正在庆祝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结束68年之际,在德国人反复对过去战争进行反思时,那些仍然企图篡改和歪曲二战历史的国家是不是应该有所觉悟。 (光明日报柏林5月13日电 光明日报驻柏林记者 柴 野)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