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安倍经济学使日本恢复“魔力”

2013-05-15 13:35:45  来源:新华国际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8日文章】题:中国因素和海啸后的精神使日本恢复了活力(作者戴维 皮林)

  日本重新发现了失去已久的“魔力”,令人们兴奋不已,但有一个问题基本无人提及。是什么让这个国家的当权者如此突然地改变了方针?他们曾认为对于通货紧缩没有什么有效措施。接着,所有人都忽然团结在新任首相安倍晋三的周围,而安倍晋三的使命就是要逆转15年来的物价下跌趋势。

  安倍经济学初显成效

  政策的转变如此戏剧性———市场反应也如此之快———以至于人们太忙于赚钱而没有精力去为导致这种转变的根源而担心。日元对美元汇率已经从77日元兑1美元下跌至约100日元兑1美元,使出口商从中获益。6个月内,东证指数上涨了65%,为几十年来最强劲的。一家国际金融研究机构的分析师彼得 塔斯克说,股市上扬使得日本公司市值增加了150万亿日元(约合1.5万亿美元)。他开玩笑说,投资者对这意外之财是如此的感激,以至于他们现在通常都在电子邮件落款上写道“向安倍致敬”。

  市场的兴奋情绪已开始对实体经济产生影响。这支持了一部分人的观点,他们认为跳出通缩陷阱可以带来一个自我延续的循环,使得利润、工资、消费支出和税收增加。丰田公司2012财年(截至今年3月)净利润增长了2倍,达到近100亿美元,该公司周三说,预计今年净利润会再增加40%。日本投资者新的风险偏好使得野村证券与大和证券等经纪商盈利激增。3月份,大型零售商销售额出现20年来的最大增长。由于劳动力市场出现收缩迹象,一些公司的工资水平也开始微升。日本央行现在预计,今年的经济增速可能会达到2.9%,这个增幅不算太差。

  政策巨变有两大诱因

  如此看来,政府的政策正在产生比大家预期的要好的效果———至少目前是这样的。不过,是什么促使日本实行“安倍经济学”的呢?要弄清前因后果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然而,这种突然的转变似乎确实有两个强有力的催化因素:2011年海啸和中国。

  2011年3月海啸的刺激效果并不是立竿见影。日本人最初在关停了所有核电站之后,通过团结起来降低能源消耗,避免了一场潜在的能源危机。然而,产业界对昂贵和不稳定的能源供应的担忧加剧了人们对企业大规模外逃的恐惧。一些企业已经在抱怨日元汇率高企、企业税过高、贸易协定缺失和排放标准太严格。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人们第一次对这样一个问题真正发出了疑问,即日本产业界是否会出现整体外逃?

  第二个因素就是中国。2010年中国经济规模超越日本。中国对尖阁诸岛(即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本报注)提出了越来越强硬的主权要求。在安倍当选为自民党党魁(成为首相的前奏)之前,中国50多个城市爆发了反日暴力游行。如果说日本是有目的地选出这样一位领导人的,那么中国或许就是一个诱因。

  民族主义是动力之源

  对安全的担忧和经济上的疲弱感之间的联系由来已久,并且非常深刻。“富国强兵”是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现代化的“集结号”。对于安倍来说,这个口号会引起强烈共鸣。简单来说,它意味着,如果日本经济疲弱,那么其防御实力也会软弱。安倍没有放弃其民族主义。他复兴经济的使命源于同样的动力。2月份,他在华盛顿发表“日本回来了”的演讲时明确提出了这种联系:“日本必须保持强大,首先是经济强大,同时还要维持国防的强大。”

  日本大胆的经济尝试背后有着更加强烈的爱国主义支持。目前民意支持率超过70%的安倍坚信,日本能够同时恢复经济和地缘政治上的影响力。

  在犹犹豫豫了20年之后,日本将加快步伐、带着更明确的目标前进。日本承诺参与《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谈判,加入这个将使日本经济卷入更激烈竞争的高级贸易协定,安倍的这一做法已经让很多人吃惊。签署这一协定就意味着自民党撕毁与受宠爱的农民之间的社会契约。表面上看,这似乎不太可能。其他长期讨论的必要措施也是如此:能源和医疗自由化,或者是让更多妇女走上工作岗位。直到最近,你可能依然认为这些不会成为现实。但日本面临着新的紧急任务。持怀疑态度的人或许要大吃一惊。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