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议员:政府效率低下原因在于腐败

2013-05-17 10:47:18  来源:云南信息报

本报记者与塔伦·维吉伊(中)合影。本报记者 杨观 摄

 本报记者与塔伦·维吉伊(中)合影。本报记者 杨观 摄

  原标题:希望有一天,能带着家人开车去云南

  5月11日,新德里,印度人民党总部。

  正午酷热的阳光灼烧着磨损严重的柏油路面,疯狂地从我们的身体中,掠夺那所甚无几的水分和精力。

  这也许不是与这个国家权力金字塔顶端人士会面的最好时机,但却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被巨大选举广告覆盖的印度人民党总部,从外观上看,既不庄严,也不高大。与它旁边装潢精美、气势磅礴的香格里拉酒店相比,这栋看上去甚至有些单薄的小楼,似乎是要刻意用这种姿态向世人印证它的选举宣言——“我们绝不腐败”。

  周六是印度人的假期,在这段连商店都闭门谢客的时间里,印度人民党总部依旧十分热闹,不断有人来往进出。

  距离下一次大选只有一年时间,现在的每一秒对他们来说都太重要了。

  2004年,印度人民党在大选中败于国大党,时任党魁瓦杰帕伊正式离任总理一职,这个以印度教教徒和城镇中产阶级为主、当时号称有350万党员的印度议会“第一大党派”,结束了5年的执政生涯,再一次沦为在野党。

  2014年,新一轮议会大选即将拉开序幕,韬光养晦10年之久的印度人民党势必要抓住这一次机会,力争重新走向台前。

  全身上下透着精英气息的塔伦·维吉伊是印度国会上议院(联邦院)议员,虽然他同时也是印度人民党的全国发言人,但通常情况下,身居高位的他并不会轻易地出现在印度媒体镜头下,更遑论境外媒体。

  而这一次,或许是因为即将进行的中印高层互访,或许是因为近在眼前的“中国南亚博览会”,来自中国云南的我们,意外而幸运地得到了他从繁琐选举事宜中挤出的半个小时。

  政府低效的原因在于腐败

  云信:印度被许多媒体称为“最大的民主国家”,“民主”几乎成了印度的一张名片,对此你怎么看?

  维吉伊:对于印度来说,民主从来不是个新鲜事儿。印度的民主不是近代才有,在2000年前印度比哈尔邦就出现了最早的“民主”,拥有选举和相应的法律体系,之后我们虽然经历了封建和殖民时代,但自甘地非暴力不合作抵抗运动之后,我们独立了,我们又重新拥有了自己的民主。

  云信:你个人是如何理解民主的,你认为民主对印度人意味着什么?

  维吉伊:民主最大的意义在于,它赋予了人民,特别是普通人最大的权利,人民可以自由地选择党派,可以自由地选择这个国家的领导,选择这个国家前进的方向。

  云信:在印度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感受到,印度十分缺乏基础设施以及道桥建设,首都新德里甚至没有一条达到国际水准的高速公路。有批评说,这是因为印度的民主使印度各大政党忙于拉选票,而忽略了城市建设。最终造成政府的行政效率低下,印度的民主是“低效的民主”。对此你怎么看?

  维吉伊:政府效率低下的原因不在于民主,而在于腐败。因为腐败,那些用于改善民生的钱不能真正落到实处,不能用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进行城市建设,所以你看到的印度是现在这个样子。人民党是印度最清廉的政党,也是最高效的。在人民党执政的比哈尔邦,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政治,每个人都能有渠道表达自己的看法和不满,政府以一种实干的低姿态面对普通人,帮助解决最基础的民生问题,通过实践推广能令多数人受益的计划和政策。

  拉票时的承诺 结果是政治欺骗

  云信:有人说,印度发展最大的阻碍就是腐败问题,你同意这种看法吗?

  维吉伊:腐败问题是一个全世界国家都存在的普遍问题,中国和印度都不能幸免。而中印两国也都就腐败问题开展了大量的反腐行动。据我了解,中国刚刚上任的总理李克强就坚决表示“要向腐败宣战”。而在印度,我们也有很强硬的措施,来抵制腐败问题。我们有官员的财产申报制度,每一个公职人员或者是国会议员的财产都是透明的。

  云信:印度目前的执政党是国大党,但国大党因其频频曝出腐败丑闻而备受诟病。既然腐败问题在印度普遍存在,人民党如何能避免重蹈国大党覆辙,彻底杜绝腐败?

  维吉伊:我们有很严格的国家调查系统以及机构,密切关注着官员们的财产流动情况。我们国家对官员腐败的打击力度很强,一旦发现就会被判刑,而我们党内也有更为严厉的监管处罚机制,从内部肃清,保证党内的廉洁。可以说人民党是没有腐败,完全干净的党。我们从不惧怕腐败,腐败惧怕我们。

  云信:印度最热闹的时候,大概就是大选前期。各路政党各显神通进行拉票,但很多时候他们选举时的承诺并不能兑现,当在野党变成执政党后,一切仍照旧。有这种情况发生吗?

  维吉伊:有的。在拉选票阶段,很多政治家在光天化日下许下各种承诺。他们许给你太阳、月亮、甚至是天堂,等到该兑现的时候,他们会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钱来实现这些承诺。这几乎成了一种政治欺骗。

  应和平协商解决边境问题

  云信: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中印关系变得有些微妙和紧张,印度媒体每天都在进行大篇幅报道,你怎么看待?

  维吉伊:在我看来,和平与和谐一直是中印关系的主旋律。我们两国保持了2000多年源远流长的友谊。两国共同的愿望都是把这种友谊持久地保持下去。和平和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题,这同样也是中国和印度的共同诉求,虽然中印之间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完全解决,但这不足以导致我们两国对彼此抱有怀疑甚至是敌意。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他的第一任期就选择出访印度,这就是向印度释放出友好的积极信号,我们也十分欢迎他的到来。而且在他出访印度前,之前的这些问题也通过协商得到了解决,这就证明中印之间,并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

  云信:人民党是国大党最有力的竞争对手,也是明年印度大选的“大热门”,如果人民党上位执政,你们会采取一些积极措施来解决中印边境问题吗?

  维吉伊:肯定会的。现在的情况与上世纪90年代不同,中印边境问题的相关机制目前运转良好,不应让边境问题给中印双边关系蒙上阴影。“帐篷对峙”事件的发生令我们非常震惊,我们绝不会让这类事情再次发生。我们非常欢迎来自中国的朋友,与我们坐下来通过和平协商的方式,共同解决双方之间的争议问题,包括边境问题。中国与印度之间最重要的是相互信任,只要能够相互信任,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

  修史迪威公路可能壮大分裂势力

  云信:你听说过云南省吗?云南与缅甸接壤,是中国西南距离印度最近的省份。

  维吉伊:我知道云南,虽然我从来没有到过那里,但从那些美丽的明信片以及宣传海报里面我看到一个非常神奇而美丽的地方,中国云南和印度交往也很密切。

  云信:6月6日,中国-南亚博览会将在云南昆明举行,这是中国与南亚国家之间最高层次及规模的博览会,你知道这件事吗?

  维吉伊:我很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并且他们也邀请我前去参加。但很遗憾的是,你知道2014就是我们大选年,为了做好准备,人民党现在非常繁忙,我实在是无法抽身前往中国。我个人非常期待去云南,下一次南博会我相信我会去的。更重要的是,虽然现在印度、缅甸、中国之间并没有一条畅通的公路,连接这三个国家,但我希望有一天,能带着我全家人,开车去云南。

  云信:实际上,在历史上曾经有一条畅通无阻的陆路通道,连接着中国和印度,那就是史迪威公路。该公路的中国境内段早在2007年就建成通车,而缅甸段也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攻克了全线贯通的最大难题。相比中国的积极行动,印度虽然也表示“高度重视”,但由于种种原因,至今未有具体实际行动。如果你的政党能赢得明年的大选,印度会积极重修史迪威公路,并使之全部贯通吗?

  维吉伊:我很希望中印之间能有一条陆路通道,但你提到的这条公路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要经过印度的阿萨姆邦。阿萨姆邦是印度分离主义活动的密集地区,我们也担心重开史迪威公路有可能会间接壮大分裂主义的势力,这将对印度的国家安全带来不稳定的因素,我们必须非常慎重地考虑这个问题。

  精彩语录

  ●民主最大的意义在于,它赋予了人民,特别是普通人最大的权利,人民可以自由地选择党派,可以自由地选择这个国家的领导,选择这个国家前进的方向。

  ●政府效率低下的原因不在于民主,而在于腐败。因为腐败,那些用于改善民生的钱不能真正落到实处,不能用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进行城市建设,所以你看到的印度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有官员的财产申报制度,每一个公职人员或者是国会议员的财产都是透明的。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