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以来中国警方解救送返被拐越南妇女上千名

2013-05-17 10:50:09  来源:新京报

\

 5月8日下午,回国前阿香仨姐妹在东兴口岸合影。新京报记者吴伟摄

  原标题:中越围剿跨国妇幼拐卖

  再往前一步就是祖国。

  5月8日下午4点,越南三姐妹站在中越北仑河友谊大桥红白条相间的国境线中方一侧,喜极而泣。这座桥连接着中国东兴市与越南芒街市。

  和三姐妹站在一起的是“打击跨国拐卖犯罪执法合作联络官办公室”(后简称“打击跨国拐卖办公室”)的中方联络官陈标聪。2003年9月三姐妹被拐卖到中国。这次,陈标聪负责将被解救的三姐妹移送越南。

  自2002年设在东兴市的“打击跨国拐卖办公室”成立后,身为联络官的陈标聪送了一批批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回国。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介绍,最近在严厉打击下,国内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率下降,但跨境拐卖犯罪势头有所上升。公安部数据显示,自2009年以来,中国警方共解救并送返被拐越南籍妇女1804名、儿童41名。

  5月15日,中国第8个边境地区“打击跨国拐卖办公室”在云南南伞建立。

  身为联络官的陈标聪和东兴市公安局局长莫运朝向新京报记者披露了跨国警务合作后,案件“神速”侦破的经历,以及警务人员付出的汗水。

  背景:人贩子常从北仑河偏僻处偷渡

  北仑河中方一侧,沿河约5公里的滨河道,无数中越商贩沿街向游客兜售小商品。

  北仑河畔的东兴居民大部分为京族,而京族是越南最大的民族,很多东兴人都有越南亲戚。白天入境经商,晚上离境回家,这是两国互相赋予边民的特权。每天仅通关人口就接近1万人次。

  民间关系复杂、商贸交流密切,密集的人流和民间关系为警方排查可疑越籍人士带来困难。

  人贩子将偷渡地选在了东兴,具体地点往往被选在北仑河偏僻地段。北仑河旱季宽约二三十米,河面最窄处,挽起裤腿就能趟过。即便雨季也不到百米宽,“过河省亲和出门逛街一样容易”。

  在解救10名越南籍儿童的“6·8”案中,晚上12点左右,北仑河偏僻处,人贩子在越南境内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手电打信号。河对岸接应的人对好暗号,就划船过来。

  而打击此类偷渡行为十分困难,河道漫长,“我们不可能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东兴市公安局局长莫运朝说。

  据东兴警员介绍,“熟人”介绍跨国婚姻、工作,是越南籍人贩拐卖妇女常用的托辞。大部分越南籍妇女被拐卖到中国的各种色情场所。

  起源:最后一小时截获杀害高官女儿凶手

  “上世纪90年代,东兴警方抓捕嫌疑人,嫌疑人往北仑河一跳,游过去,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陈标聪说。

  1989年,中越两国边贸口岸开放,跨国拐卖犯罪也随之兴起。1994年前,两国边境警方会互相帮忙抓捕嫌疑人和侦办案件,但缺乏固定联络方式,沟通效率低下。

  20年前,陈标聪成为东兴边防派出所的越语翻译。他回忆,1995年,时任福建省省长的女儿被杀,嫌疑人疑过境越南,中国警方通过东兴将信息传递给越南警方,嫌疑人在过河内机场安检时被越方抓获。

  “如果再晚一小时就抓不到了”,陈标聪说。

  由此,时任广西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的刘志强提议,中越边境警方应建立定期会晤机制,并获得中越双方响应。

  自1995年11月起,东兴、芒街警方在每月25日至30日选半天时间作警务交流。双方互设联络官,由其处理两国警方的警务沟通、协调嫌疑人抓捕、配合调查取证,以及安排定期会晤等具体事宜。

  这种会晤机制沿袭至今。

  在东兴与芒街签署的《刑事警务合作协议》中注明,双方会晤“地点单月在中国东兴,双月在越南芒街;人员构成为:分管刑侦工作和禁毒工作的副局长,刑侦、禁毒、经侦部门的领导、记录员及翻译”,“遇重大案件、特殊情况随时组织会晤”。

  2002年5月,东兴市打击跨国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执法合作联络办公室,在中国公安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正式设立。陈标聪便一直担当着联络官、翻译的角色。

  日常沟通建立后,再有嫌疑人往北仑河跳,东兴警方就立即给芒街警方打电话,他们就在对岸等。1996年,曾有嫌疑人遭遇中越双方警方蹲守被困河中央,嫌疑人不肯上岸,结果溺毙的极端案。

  优势:互换情报促案件迅速侦破

  东兴、芒街警方合作中,警务情报通报是基础工作。

  莫运朝说,一般性信息可在定期会晤期间通报,而紧急信息随时可通报。联络官的手机 ,除在飞机上,必须24小时开机。

  在交给东兴警方的请求解救阿香仨姐妹的越方协查通报上,记者发现,芒街警方不仅附上了被拐人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家庭成员等一般信息,还附上了被拐卖地点、当事人联系电话。

  在“6·8”案之前的2010年,东兴警方就曾接到越南芒街警方的警务情报提醒,北仑河畔存在犯罪嫌疑人将拐卖的儿童连夜偷渡到中国的现象。

  据此,东兴干警持续数月蹲守北仑河畔,摸清了犯罪团伙的作案手段。

  常年的办案经历,莫运朝对办案速度的重要性了然于胸。

  “2011年,有中国人在越南被抢劫,他回东兴报案。我们当天就带受害人回越南现场指认,写了材料马上移交越方。这种案件必须快,否则就追赃机会渺茫。”

  莫运朝说,在跨国合作机制中,目前国界对案件办理速度的“影响不大”。

  他介绍,无论案件大小、办案公安机关级别,时效性强的侦查、抓捕环节都适用跨国警务合作机制中的即时沟通方式。

  在一些案件善后环节,如诉讼、移交等,日常刑事案件可按合作机制快速办理,这也是地方公安机关最经常处理的情况。

  如遇案情重大,或犯罪嫌疑人身份涉及国家安全,跨国办案在即时沟通的同时,也会就相关事宜向外交、警务部门层层上报,并等待审批。这样办案即时性和程序性两不误。

  莫运朝说,公安部部督“6·8”案也体现了办案程序“轻重缓急”有别。

  中国警方将国内的中越犯罪嫌疑人一网打尽后,随即根据审讯情况向越南警方即时通报情报,请求越方抓捕该犯罪团伙的“收购端”。

  本案属两国公安部刑侦局间协作。在核实被拐越南籍儿童身份上,越南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文攒上校5月3日对新京报记者解释,因“两国间履行一些必要程序,办理相关手续”,再加上两国DNA鉴定技术水平的差异,使得这批越南籍儿童在中国待了近两年才被接回。

  莫运朝说,协助抓捕、移交嫌疑人、移交赃物证据等案件侦破协作机制建立后,有效解决了边境地区违法犯罪中的各种难题。

  据东兴警方统计,自2003年起,东兴警方已破拐卖妇女儿童案件218起,解救被拐卖越南妇女、儿童300多人。

  ■ 链接

  在东盟地区,中国公安部与越南、柬埔寨、泰国、菲律宾、老挝、缅甸、印度尼西亚等国警务部门签订双边警务合作协议,将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活动确定为合作重要领域。

  截至目前,包括东兴,中国警方在与越南、缅甸、老挝接壤的凭祥、靖西、瑞丽、河口、陇川、勐腊、南伞建立了8个边境地区打击跨国拐卖执法合作联络官办公室。

  新京报记者吴伟实习生向星广西防城港报道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