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媒体盘点北极理事会排外行为:俄罗斯加拿大狂热

瑞典北部城市基律纳,当地时间5月15日晚,北极理事会两年一度的部长会议上,八个会员国的代表正为面前一份名单上的两个名字争论不休。这份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正式观察员国的名单上,中国和欧盟最受争议。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朱梓烨

  瑞典北部城市基律纳,当地时间5月15日晚,北极理事会两年一度的部长会议上,八个会员国的代表正为面前一份名单上的两个名字争论不休。

  这份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正式观察员国的名单上,中国和欧盟最受争议。

  虽然早在2006年便提交申请并成为临时观察员国,但7年来,中国一直没能拿到由北极理事会“八大元老”(芬兰、瑞典、挪威、丹麦、冰岛、加拿大、美国和俄罗斯)集体签发的门票。

  5月15日,尽管俄罗斯和加拿大在辩论中表示不同程度的反对,但中国获得北欧五国的支持,最终获得一致同意,与日本、韩国、新加坡、印度、意大利一同成为正式观察员国。

  根据有关规定,正式观察员国享有参加所有会议的权利,但不能参加部长级会议,没有决定权。

  同样在候选名单上的欧盟就没这样的运气了。它不仅被拒之门外,而且还需在与加拿大谈判解决欧盟对加海豹制品制裁的问题后,才能再次申请。

  “八大元老”守卫的宝藏

  深受资源短缺之苦的人类,在千古荒凉的北极冰川下找到了足以让全世界一夜暴富的珍贵宝藏。

  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2008年7月23日公布的一份为期4年的评估报告显示,北极地区拥有原油储量900亿桶,天然气储量超过47万亿立方米,占全球未探明石油储量的13%和未开采天然气储量的30%。北极地区总体煤炭储量高达1万亿吨,占全球煤炭储量1/4。而且这里的煤炭是世界上少有的高品质煤炭。

  北极地区还有富饶的渔业、森林资源以及镍、铅、锌、铜、钴、金、银、金刚石、石棉和稀有元素等矿产资源。

  北极地区“黄金水道”更令世界垂涎。现阶段的环球海上航行,只能通过巴拿马运河或苏伊士运河来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甚至需绕道非洲南部好望角。而通过加拿大沿岸的“西北航道”和西伯利亚沿岸的“东北航道”,航行时间可从近30天缩减为15天。

  如果取道最短的“穿极航道”,从白令海峡出发,直接穿过北冰洋中心区域到达格陵兰海或挪威海,不受沿岸国控制的自由航行,不仅能缩短航线,更能避免诸多麻烦。

  “排外”,加、俄最狂热

  守着这么大的宝藏,“八大元老”内部已经争得不可开交。其中,幅员辽阔的俄罗斯、加拿大最是狂热,对其他国家也最为排斥。

  加拿大已在北极圈内开采钻石,产量将达到世界的10%以上。加拿大自2001年就开始动用陆军巡逻骑兵对北极地区进行巡视,并组建北极部队。加拿大还定期举行军演宣示北极主权。

  加拿大在北极地区建造两个军事基地:一个建成后为加拿大巡逻舰补给燃料;另一个将成为加拿大驻北极地区部队的训练中心。加拿大还将美国视为国际巷道的西北航道视为内水。

  2001年,俄罗斯率先提出对北极的领土主张。2007年8月2日,“不动声色”的俄罗斯北极科考队出动深水探测器,在北冰洋4300米的洋底插上了一面钛合金制造的俄罗斯国旗。

  俄罗斯坚持对北极东北航道的控制,无视他国提出的自由通行权。

  2008年7月18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法令,下令俄罗斯国有企业开采北极石油。

  2008年9月,俄罗斯通过的《2020年前及更远的未来俄罗斯联邦在北极的国家政策原则》提出,2020年之前,北极将成为俄“首要战略能源基地”;2012—2015年,俄将力争赢得国际社会对俄方拥有北极部分地区经济专属权的认可,并着手开发北极资源。

  北冰洋沿岸的北极五国(俄罗斯、加拿大、美国、丹麦和挪威)对北冰洋大陆架的需求利益更为强烈。据美国地质机构估计,北极油气资源主要蕴藏在离北极国家陆地300~500海里的北冰洋海底。

  曾任北极黄河站站长的何剑锋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冰岛、瑞典、芬兰因为不与北冰洋直接接壤,所以对北冰洋的权利诉求相对其他北极国家要难一些,但是这是内部的问题。当面对“非北极国家”的利益诉求时,“不希望别人分蛋糕”是他们对外的普遍心态。

  中国不只这一张门票

  对于北极圈外的中国,“八大元老”既有怕,也有爱;既排斥,又希望合作。

  关于中国对北极的“威胁论”从未停止。新的六个正式观察员国诞生后,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报》当日便发表题为“对北极的划分开始了”的文章。文章称,现在许多国家都觊觎这块大蛋糕。因此,俄罗斯在北极的利益未来可能会受到外部挑战。

  但据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战略研究室主任张侠介绍:“中国没有专门针对北极的政策和战略。”

  中国海洋大学北极问题学者孙凯指出,中国政府至今尚未出台一份系统完整的“北极政策文件”。他建议“中国政府出台有关北极的文件或白皮书”,认为此举“可向世界表明,中国的参与有利于北极的发展,能够促进北极地区经济繁荣、互惠互利,同时也要强调中国是北极资源的巨大市场。”

  此次与会的中国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高风表示:“目前,中国对北极的了解还很有限,中国需要先对北极进行深入了解,才能更好地参与到北极事务的国际合作当中。”

  张侠表示,中国和北极既没有领土纷争,也没有大陆架延伸的地质联系。与很多域外国家一样,除了对北冰洋的利用(比如自由航行和飞越、公海渔业和海底的矿藏资源利用)拥有合法权利外,北冰洋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资源,未来要通过国际市场的贸易来公平获取,鼓吹中国“北极威胁论”,要么是无知,要么是别有居心。实际上,很多北极国家都表示了加强与中国在北极合作的愿望。

  高风说:“北极科研及与北极国家合作仍将是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重点。中国希望加强与北极国家的合作,分享北极科研成果,为北极地区和平、稳定和可持续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虽然无法与“八大元老”一样享有平等权益,但因此在航运、环境方面产生的利益增值和蝴蝶效应,意义远超科考。而且,通过与北极圈国家的双边合作寻找支点,也是行之有效的共赢战略。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