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海外观察以色列专稿:以色列在叙利亚的大谍战

以色列和叙利亚是“死对头”。双方之间也有“不正常”的人员往来,而能进入叙利亚的以色列人,不是记者,就是间谍。叙利亚现政府中或许没有新的“埃利 柯亨”,但可以确认,以色列在叙利亚的情报活动依然犀利。

  以色列和叙利亚是“死对头”。在以色列想找出长得像阿拉伯人,又精通阿拉伯语的人并不难。到叙利亚的以色列人也许不是记者就是间谍。为什么以色列空袭叙利亚境内目标很准?为什么以色列能言之凿凿地指控阿萨德用了化学武器?以色列的情报水平依旧犀利。双方不正常的交流中,许多人无奈掩盖自己的国籍。

在戈兰高地驻扎的以色列士兵。

 在戈兰高地驻扎的以色列士兵。

  在中东,以色列和叙利亚这两个“国家”是“死对头”,五次中东战争中曾有四次公开交手,暗地里的较量更是不计其数。数十年来,双方稍显“正常”的人员交流仅限于戈兰高地上的德鲁兹人之间。以国际红十字组织为中介,以色列控制一侧的德鲁兹人可以到叙利亚走亲访友、求学,而叙利亚控制一侧的某些德鲁兹新娘也曾嫁入以色列。

  当然,双方之间也有“不正常”的人员往来,而能进入叙利亚的以色列人,不是记者,就是间谍。

  笔者认识两位以色列记者,都曾进入过叙利亚。其中一位是军事、安全领域的资深记者,曾于2007年去过叙利亚。当时,媒体报道以战机对叙境内某个目标实施打击(注:尚无多少人知晓以方攻击的是叙秘密核反应堆),该记者即决定前往叙利亚一探究竟。由于持有外国护照,他顺利进入叙境内,并抵达距离被摧毁的核反应堆仅有数公里的地方,直到被设卡封路的叙政府军士兵拦住。

  另一名记者供职于电视媒体,拥有美国护照,并且此护照上有一个不同的名字。去年底,他在叙利亚反对派人士的带领下从土耳其潜入叙利亚,接触了一些反对派武装人员和普通民众,并用摄像机拍摄了全过程。

  在叙利亚报道期间,这两位记者都成功掩盖了自己的以色列人身份。可见,以色列人要进入叙利亚,固然面临着一些风险,但也绝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记者如此,以色列情报人员更是如此。在以色列的犹太人中,要找到一些长相酷似阿拉伯人且精通阿拉伯语的并不难,这是以色列在叙利亚开展情报工作极为便利的条件。

  在这里,就不能不提到在以色列最著名的间谍——埃利 柯亨。柯亨出生在埃及,他的父亲曾是生活在叙利亚的犹太人。上世纪60年代初,柯亨在成为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的情报人员后,以阿拉伯商人的身份“返回”叙利亚。他在叙利亚军政高层中结交了很多朋友,为以色列提供了大量有关叙利亚以及阿拉伯世界的情报。以军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大获全胜,柯亨提供的情报被认为发挥了重要作用。后来,他甚至有机会担任叙利亚的国防部副部长。

  叙利亚现政府中或许没有新的“埃利 柯亨”,但可以确认,以色列在叙利亚的情报活动依然犀利。由此不难明白,为什么以色列军情局官员可以言之凿凿地指控阿萨德政权使用了化学武器。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以色列空袭叙利亚境内的目标,一打一个准。

  (文/陶彦召)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