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日本政客缘何集体口不择言?

对此安倍、桥下彻等人的表现,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批评说,那些政治家们“在国内说大话也就罢了,但这些发言实则损害了日本的国家利益。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称,“日本不知道自我反省,只有在遇到外部压力的情况下,才意识到问题所在。

  日本新华侨报网23日刊载《日本政客缘何集体口不择言?》一文,文章指出,日本政客近日之所以扎推般的口不择言,一方面有吸引选民之嫌,另一方面,这些“战后政治家”缺乏对历史的正确认识,意识不到这些脱序言论会损害本国的利益。

  文章摘编如下:

  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东西“两巨头”——东京都知事猪濑直树和大坂市市长桥下彻相继口吐暴言,狡辩“侵略”定义,诋毁伊斯兰国家,向“慰安妇”伤口上撒盐,让国际社会一片哗然。为何在外交形势越来越复杂的形势下,日本的政客们扎堆儿般的口不择言,个个变成了大嘴巴?

  首先,我们可以把这看作是日本摸不清自我定位,仍在亚洲国家面前抱有优越性的表现。二战结束后,日本战后复兴的步伐很快,到上世纪60年代末,就凌驾于亚洲各国之上,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国。而现在,亚洲出现前所未有的“两雄并存”局面,甚至可以说,是“中强日弱”局面。但日本呢,显然还未能适应这种形势。

  日本千叶大学教授酒井启子表示,“战后,为了修复关系,日本强烈地意识到自己是亚洲的一员。但在冷战时期结束后,日本开始对自己的位置感到混乱,失去了和中韩两国的距离感。” 再加上“战后,日本向周边国家进行ODA支援,没学会如何同这些国家平起平坐。” 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也说,“日本被战后的东亚形势给惯坏了。日本不能再抱有从前的优越意识了,应该将中韩两国视为和自己对等的国家并进行协调。”

  其次,我们应该看到,这些发言都集中在参议院选举前,有吸引选民眼球之嫌。为了赢得保守层的支持,日本政治家们开始因选举而不顾国家利益。日本心理学家小仓千加子也称 “因为尖阁诸岛(实为中国钓鱼岛)和朝鲜问题等,很多国民增强了对防卫以及修宪问题的关心。正是这样的土壤滋生了安倍等人的发言。”

  在2012年末的众议院选举前夕,安倍就曾公开表示过,如果自民党执政,将会派人常驻钓鱼岛。但事实上,做了首相后的安倍很快就否定前言,说派人常驻钓鱼岛只是选项之一,不是唯一选项。这次的所谓“侵略”在国际上没有定力等发言,也都是为选举而重施故技。

  《日本经济新闻》也在5月19日发表评论称,在历史认识问题上,为避免破坏亚洲外交和被批评右倾化,安倍一直致力于“安全驾驶”。但伴随着参议院选举的临近,为讨好那些保守层势力,安倍改变了自己一贯慎重的态度,并且在顾全外交和为参院选争取选票之间动摇。

  对此安倍、桥下彻等人的表现,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批评说,那些政治家们“在国内说大话也就罢了,但这些发言实则损害了日本的国家利益。”

  最后,我们还要想到,这些政治家发言轻率以及经常出尔反尔的态度,是基于对历史的认识。眼下,在日本的政治家及选民当中,体验过战争的人越来越少,很多人都意识不到外交问题处理不好就会引发战争。

  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称,“日本不知道自我反省,只有在遇到外部压力的情况下,才意识到问题所在。学校不教现代史。(政治家)不正视过去,只知道给臭的东西加个盖子。”日本能走到现在,是因为有一些经历过战争的政治家。他们的实际感受,让他们有日本犯过罪行的意识。但是现在的政治家不学习历史。

  就连日本右翼民族派团体“一水会”的顾问铃木邦男都毫不客气地说,“(他们)忘记了政治家最大的工作就是不进行战争。用所谓‘敢说话’的形式来博取选民,是卑鄙的根性。”

  1945年,日本外交评论家清泽冽写下这样一段话——“日本只知道(主张)自己的立场。不通过教育来改变这种意识形态,日本是绝对不可能成为世界一流国家的。”在68年后的今天,我们还要把这句话送给日本。(张桐)

  (原题:日本华媒:日本政客缘何集体口不择言?)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