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TPP:只禁止中国入内的俱乐部?

新西兰、越南、秘鲁、日本和美国有两个共同之处。这段描述刻意把中国排除在这类国家之外,但不知怎地把越南(一个威权主义共产国家)和文莱(一个伊斯兰苏丹国)包括了进来。即使遭到稀释,TPP也可令越南之类的国家以及日本受益,办法是给予前者优惠市场准入、推动后者进行工农业改革。

  新西兰、越南、秘鲁、日本和美国有两个共同之处。首先,它们全都希望加入一个初具雏形的贸易协定,即《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这是自世贸组织(WTO)多哈回合谈判破裂以来自由贸易舞台上上演的最大一出戏。其次,它们全都不是中国

  这两个共同之处密切相关。尽管没有人会公开这么说,但TPP的目标其实就是创建一个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排除在外的“高标准”贸易协定。目前希望加入TPP的12个国家(除了上述5国,还包括加拿大、墨西哥、智利、马来西亚、新加坡、文莱和澳大利亚),其经济产值合计占到全球的40%,贸易额合计占到全球的约三分之一。这是一个“禁止中国入内”的大型俱乐部。

  这么做的动机有两个。第一个动机是想把时钟拨回到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前。许多政客、工会和企业现在都对准许中国加入WTO后悔不已。获准进入全球市场让中国获得了巨大的提振。但有人认为,中国为此付出的代价却很小。加入WTO并未阻止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未阻止它操纵招标程序,未阻止它将廉价资金输送给大型国企,也未阻止它系统性地藐视知识产权规则。有人认为,中国只知索取不知付出、而且还搞欺骗。这些人其实忽略了一个事实:今天的发达经济体(包括英国、美国和日本),全都在其经济腾飞阶段大力推行过重商主义政策。但这些人就是要这样认为。

  第二个动机听起来正好与第一个相反。它是想创建一个极其强大、极有吸引力的组织,从而让中国感到有必要改正其错误做法以加入该组织。为了推动这一目标,TPP的规则将在某些领域对中国不利。一个例子是原产地规则。按照TPP的规定,产于(比如说)越南并输往美国的服装,其关税将降为零。这将对越南规模业已可观的服装业产生潜在的巨大提振。但要想享受零关税,越南就必须得从TPP成员国(可能性最大的是美国)进口制衣原料,比如棉花。就目前而言,没错,越南庞大服装业所需的很大一部分棉花是从中国进口的。

  那么,你如何设计一个可将中国排除在外却能向越南之类国家敞开大门的俱乐部呢?毕竟,越南也是一个拥有庞大国企、监管不透明而且极度藐视知识产权的指令性经济体。TPP旨在消除这种种“罪恶”。了解越南TPP谈判内情的人士表示,TPP的目标是推动越南政府彻底改革其国有部门。往好里说,这是一厢情愿,往坏里说,这是自欺欺人。到了紧要关头,能够决定是否接纳越南以及其他几个潜在TPP成员国的,将更多的是政治因素、而非经济因素。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TPP本身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政治项目。TPP是一个“只禁止中国入内的俱乐部”,这一事实对日本来说具有决定性意义。走民族主义路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将TPP成员国身份视为与那些大国拉近关系的一个机会。最近他宣布日本会加入TPP谈判时表示,TPP将有助于日本的“安全”(这几乎不在TPP的正式职能范围内);他还提到了TPP成员国享有共同的“自由、民主、基本人权和法治价值观”。这段描述刻意把中国排除在这类国家之外,但不知怎地把越南(一个威权主义共产国家)和文莱(一个伊斯兰苏丹国)包括了进来。

  由于需要接纳如此五花八门的国家,TPP谈判谈了这么长时间也就不足为奇了。本周,相关国家将在利马举行第17轮谈判。完成谈判的截止日期已经过去一年有余。人们预计,最早也得到2014年上半年才能完成谈判。

  与所有好的自由贸易协定一样,TPP自然会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保护主义以及对特殊利益集团的迁就。日本将不再保护大米产业,而美国将不再保护糖业。毫无疑问,加拿大和新西兰将希望保护本国的奶农。TPP还需要谨慎斟酌关于“操纵汇率”的措辞以让美国制造商感到满意:这里的窍门是把中国剔除出去(人民币兑美元在8年时间里上涨了40%),把日本包括进来(日元兑美元在不到8个月的时间里就下跌了25%)。

  由于需要保持这种巧妙的“灵活性”,因此TPP最终协定中不会包含什么太具挑战性的内容。尽管如此,反对TPP进程的人士仍表示,TPP已被大企业劫持、而且谈判过程很不透明。他们声称,TPP规则违背了国内法律,可能危及从劳工标准到全面保健等各个事项。他们表示,专利保护规则或导致使用仿制药的难度加大,卫生标准规则可能影响粮食安全。严格遵守版权保护规则可能影响网络自由。这样的担忧还有很多。由于有这些担忧,若想让TPP有一丝希望得以签署(更别提随后还需得到各成员国议会批准),往协定内容里“掺水”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即使遭到稀释,TPP也可令越南之类的国家以及日本受益,办法是给予前者优惠市场准入、推动后者进行工农业改革。不过,它无法把时钟拨回到从前。中国这只“猫”早已钻出了口袋。

  译者/何黎

  • 责任编辑:蓝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