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韩前慰安妇质问桥下彻:会把女儿送去当慰安妇吗

综合报道,日本维新会共同党首、大坂市长桥下彻发表有关慰安妇问题的过激言论已经过去一周多时间,但由此引发的谴责浪潮仍未消退。”  22日,日本235个女性组织在日本参议院议员会馆举行联合抗议集会,要求桥下收回发言,并立即辞去大坂市市长职务。

  原标题:日韩女性反击桥下彻荒谬言论 前慰安妇现身说法

  中新网5月24日电 综合报道,日本维新会共同党首、大坂市长桥下彻发表有关慰安妇问题的过激言论已经过去一周多时间,但由此引发的谴责浪潮仍未消退。桥下的发言不仅是对人类良知和历史正义的公然挑战,也是对女性、特别是受害者人格和人权的亵渎。在各方反对声中,女性作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或现身说法、或据理力争,努力维护着女性尊严。

  日本各界女性齐声谴责

  本月13日,桥下彻声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保持军纪所必需,没有证据显示日本政府或军方直接采取了绑架、胁迫慰安妇的行为。桥下的言论立刻招致日本各界的声讨,在来自政坛的反对声中,身为女性的日本行政改革大臣稻田朋美14日对桥下彻展开激烈的批评:“慰安妇制度是对于女性人权的严重侵害!”同时对于桥下建议驻冲绳美军出入风月场所表示无法理解。

  16日,日本朝野各党11名女性议员举行记者会公开谴责桥下彻的过激发言。民主党女性委员长菊田真纪子称:“这是对女性人格和人权的亵渎。非常忧虑会对日本的印象和国家利益造成损害。抗议这种没有品格令人羞耻的发言反复出现。”生活党的代表代行森裕子则称:“这种腐朽与时代脱节的发言应该早些收回并谢罪,这与日本的价值观背道而驰,非常令人羞耻。”

  除政坛外,日本民间各个代表女性的团体也在抗议桥下彻的发言。15日,冲绳县25个女性团体召开记者会称:“发言把露骨的歧视正当化,伤害了全人类的尊严,我们既震惊,又发自心底愤怒。要求桥下彻收回发言并谢罪”。女性团体负责人之一伊志岭雅子表示,“(桥下彻)完全不尊重被迫成为慰安妇的女性的悲痛,把女性视为工具,这样的人不配做政治家和市长,必须立即辞职谢罪。”

  22日,日本235个女性组织在日本参议院议员会馆举行联合抗议集会,要求桥下收回发言,并立即辞去大坂市市长职务。各团体代表谴责桥下的一系列言论“无视女性人权”,对男性的人权也构成了侵害,并指出默认这些言论的日本政府也负有责任。社民党女性党首福岛瑞穗等国会议员也参加了集会。福岛强调:“问题在于安倍内阁意图歪曲历史。”

  韩国前慰安妇现身说法

  曾充当日本随军慰安妇的女性无疑是这场风波中的直接和最大受害者,韩国的两名前慰安妇就因此同赴日本,发表演讲揭露历史真相,同时希望与桥下彻当面对峙。

  一直向前慰安妇提供援助的“韩国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表示,该国已80多岁高龄的前慰安妇吉元玉和金福童18日起在大坂和广岛召开证言集会。该协会表示,前慰安妇将要求桥下彻道歉,并向他展示强征的证据。

  前慰安妇吉元玉表示:“我们并不是自愿去慰安所的,而是因为国家不够强大而成了牺牲品。胡言乱语太多令人难过,希望能在日本让真相大白。”她与金福童18日分别在日本国内发表演讲。84岁的吉元玉说:“受害者们明明尚在人世,过分的言论真是让人不堪耳闻。” “我想告诉桥下不能口出恶言。”

  87岁的金福童在冲绳县的冲绳基督教学院大学发表演讲,她讲述了自身经历并指责桥下的言论是“妄言”。她表示:“过去的历史无法改变。”在演讲结束后,她就强征慰安妇问题强调:“明明存在有过那段血泪经历的当事人,凭什么说没有证据?还会有什么更好的证据。” 金福童还愤怒地质问:“会把自己的女儿送去(当慰安妇)吗?”

  据悉,两名前慰安妇将于24日与桥下彻会面。她们愿意站出来就是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日本政府的真诚谢罪。

  另外,在首尔的日本驻韩大使馆前,也发生了要求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道歉并赔偿的例行抗议活动。举行抗议活动的韩国民间组织代表尹美香表示,桥下的无耻言论虽然可能是个体行为,但是在日本政治严重右倾的情况下,不能不引起周边国家的警惕。

  桥下执迷不悟百般辩解

  目前,受到各方围攻的桥下彻依然执迷不悟,不仅拒绝收回发言,还对自己的荒谬言论百般辩解,声称自己的主张“是对的”。日本共产党一名女议员尖锐地指出:“市长越解释,大坂市民就越觉得羞耻。”

  桥下彻21日时辩称,美国等国家同样用慰安妇来“解决问题”,韩国士兵在二战时也有虐待妇女及设立慰安妇制度等行为。他当天在出席党内会议时表示,日本曾用慰安妇来解决军队的性需求是事实,“确实有错”。但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甚至韩国的军队也都用慰安妇来解决这个问题。

  同时,桥下在市政府向媒体称,“阁僚和以前一副保守之态大胆发言的政治家现在变得什么都不说”,并批评与日本维新会保持距离的安倍政府。桥下还就有意见指出其慰安妇发言一变再变解释称:“我又不能一天到晚研究慰安妇。若一直抓住话柄挑毛病,日本政治不会变好。”

  桥下还说:“这是日本单方面地被谴责就结束的问题吗?不是。”对于收回发言的要求,他拒绝称:“我并没有侮辱过谁,目前不会收回”。

  此前,桥下彻以党首名义给党内发群信解释,自己的发言是个人立场,不希望影响维新会。但《朝日新闻》所作的民意调查显示,回答其发言“有问题”的人高达75%。日本民众对维新会的期待度下降,该党改善形象重新出发的难度正在增加。

  著名日本问题专家、清华大学教授刘江永表示,桥下彻的言行不仅反映了他本人的战争观和历史观,也是一些日本极右翼政客在他们圈子里经常会发表的论调,代表了日本国内极端民族主义保守势力的诉求。刘江永分析,日本右翼政客近期频繁发表错误战争史观,其最终目的在于把力量拧成一股绳,推动修改二战后将日本引向和平道路的“和平宪法”。(完)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