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德国大选前瞻:默克尔连任几无悬念

与此同时,目前与默克尔政府联合组阁的自由民主党(FDP)与德国政坛另外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绿党在推选总理候选人方面也乏善可陈。在同济大学德国问题研究所教授伍慧萍看来,尽管组阁形势存在变数,但唯一没有悬念的就是默克尔的连任。

  潘寅茹

  今年9月,德国将迎来4年一度的全国大选。尽管德国在欧债危机中“独善其身”,但是即将到来的大选却被喻为是欧债危机面临的最大风险,将给柏林未来应对欧债危机的政策带来诸多不确定性和挑战。

  不过,就大选而言,届时德国选民是否会助现任总理默克尔实现“三连任”,是否支持德国继续对其他深陷危机的国家纾困,德国政坛中各联盟党派间如何纵横捭阖,中德关系在大选后的走向都将是此次大选的主要看点。

  此前,中国前驻德国大使梅兆荣在同济大学发表演讲时阐明,随着中国的世界地位不断上升,德国对中国的认知逐渐加深,两国交流逐年扩大,技术和贸易相辅相成,投资和市场各有所需,尤其中国在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中,对德国更具吸引力,为此,德国大选后中德关系理应延续现状。

  “邻家大妈”默克尔魅力难挡

  从物理学家到德国总理,从“蘑菇头”到新潮的发型,不论是强硬还是温柔,默克尔始终是媒体追逐的目标。谨慎、务实、理性的默克尔总给人如“邻家大妈”般的朴实感,在世界上掀起了一股“默克尔风暴”。日前,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了2013年度“全球最具权力女性榜”,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连续三年蝉联榜首。

  去年12月4日,“女强人”默克尔以98%的压倒性票数再度当选基民盟(CDU)的领导人,这也是其第七次当选该党领袖。由于德国《选举法》对于总理连任的次数并没有规定,因此,凭借超高的支持率,默克尔将对总理宝座发起第三次挑战。默克尔自从2005年起担任德国总理,并在2009年10月再次当选。

  德国最大的反对党社会民主党(SPD)则力荐前财长施泰因布吕克为该党总理候选人。施泰因布吕克绝非等闲之辈。在默克尔政府第一任期中,作为财长的他在金融危机中的表现得到德工商界不少人士的认可,是助使德国在金融危机中“独善其身”的最大“功臣”。

  但讽刺的是,施泰因布吕克并没有赢得德国民众的青睐。在今年3月初的最新民调中,他仅获得23%的民众支持,以20多个百分点的差距被默克尔远远甩在身后。

  与此同时,目前与默克尔政府联合组阁的自由民主党(FDP)与德国政坛另外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绿党在推选总理候选人方面也乏善可陈。

  因此,在同济大学德国问题研究所教授伍慧萍看来,尽管组阁形势存在变数,但唯一没有悬念的就是默克尔的连任。“从政党方面来看,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在近几年来一直保持40%的支持率,非常稳定,且在1949年联邦德国建立后,基民盟领导联邦政府的时间远远超过社民党,长时间执政有助于其连任,”伍慧萍谈道,“同时,默克尔个人魅力也是加分的一个重要因素。在欧债危机中,默克尔在德国民众眼中是一位执政能力非常强的领导人,不仅能积极配合欧洲层面的利益,甚至在一定意义上引领了欧盟的危机管理。更重要的是,德国民众切身地感受到,默克尔在危机中切实地维护了德国人的自身利益。”

  至于唯一能对默克尔连任发起挑战的施泰因布吕克,伍慧萍表示,其之所以难获民众认同,主要在于施泰因布吕克在公开场合常口无遮拦、攻击性强但谨慎不足,同时,其本人在联邦政府层面的执政经验无法与默克尔相提并论。

  中德关系将保持连贯性

  尽管目前的德国政坛主要被基民盟与基社盟执政联盟、社民党、自民党、绿党等把持,但受到个性化以及多元化的影响,德国政党格局也日益多元。前有2006年海盗党在数字革命时代的异军突起,如今又有德国选择党(AfD)借欧债危机而兴起。

  成立于今年4月的德国选择党,是德国国内“疑欧论”的典型代表,主张德国有序退出欧元区。最新民调显示,约有17%的民众考虑在大选中支持该党。德国选择党的横空出世已使得基民盟等主流政党加大警觉,担心其趁势搅乱大选。

  不过,对于标新立异的德国选择党能否在今年的大选中延续“黑马”神话,伍慧萍认为这不仅需要看欧债危机的后续走势,同时德国选举法所规定的5%的门槛或许会成为选择党进入议会的“拦路虎”。德国《选举法》中“5%条款”意味着只有有效得票率超过5%方可进入联邦议院。目前,德国选择党的支持率在3%,要突破5%的门槛尚存难度。

  同时,对于基民盟而言,执政盟友自民党在近年来的地方选举中表现不尽如人意。此前,在被誉为有大选“风向标”意义的下萨克森州选举中,基民盟为确保自民党跨过5%的门槛,不惜调整竞选政策,鼓励支持者改投自民党。但出乎意料的是,基民盟与自民党的联盟最终以1%的微弱劣势败给反对党联盟。自民党的走弱成为了誓言坚持传统联盟的基民盟的一大心病。

  反对党社民党也多次强调将把与绿党结盟的形式坚持到底。但是,社民党在近些年来的民调中一直远远落后于其对手基民盟。尽管绿党在近些年的支持率稳中有升,但也于事无补。

  在伍慧萍看来,如果在选举前没有重大的突发事件,那么唯一能确定的便是,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保持最高得票率,明显领先社民党,并由此主导组阁谈判。届时,基民盟很有可能在大联合政府(与社民党合作)和与绿党合作之间做出选择,而鉴于基民盟与绿党的政策立场差距更大,后一种可能性要小得多。

  不过,伍慧萍认为,无论最终新政府以何种形式出现,德国的对华政策总体上仍将保持连贯性,并不会受大选左右。在同济大学近期举办的“中德关系与德国大选”的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在法、德、英等这些欧盟主要成员国内,无论哪个政党上台,其对华政策都不会出现根本的变化。主要原因在于,欧债危机使欧洲国家“自顾不暇”,它们还期盼拥有庞大金融和经济实力的中国能加大对欧洲,特别是重债国家的投资力度,同时希冀从中国经济增长中获得更大利益。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