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慰安妇受害者批桥下言论是二次犯罪 望还原真相

金福东(中)和吉元玉(右)在日本参加集会,揭露慰安妇历史真相供图/韩国挺身队(慰安妇)问题对策协会  这两天,桥下彻“两面派”的嘴脸暴露无遗。金福东:我希望在我们这些慰安妇受害者的有生之年,能够还历史一个真相,那么即使我死了也都不会有遗憾了。

慰安妇受害者批桥下言论是二次犯罪望还原真相

  金福东(中)和吉元玉(右)在日本参加集会,揭露慰安妇历史真相供图/韩国挺身队(慰安妇)问题对策协会

  这两天,桥下彻“两面派”的嘴脸暴露无遗。一方面,热脸对美国人,就鼓励美军嫖妓的言论提出道歉,另一方面,冷脸对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坚称自己没错。

  不过,桥下的两张脸都没落到好。昨日,由于多位美国人士拒绝接见,桥下被迫取消了下月访美的行程;同日,原本准备与桥下面谈的两位韩国慰安妇受害者也在愤怒中回国。

  桥下在台上自顾自地表演,却给当年亲历这段历史的人们带来了新的伤害。本报记者今天辗转联系到了两位来自韩国的慰安妇受害者以及曾采访过日本老兵的韩国记者,对桥下的拙劣表演,无论是慰安妇受害者,还是有良知的日本老兵,都难掩心中的愤怒。

  慰安妇受害者:桥下的言论太卑鄙

  曾充当日本随军慰安妇的韩国妇女金福东(88岁)和吉元玉(86)本月17日从韩国飞抵日本,参加在日本各地举行的证言集会。两人原计划于24日在大坂市政府同桥下彻见面。因对桥下彻不收回其错误言论感到愤怒,最终拒绝同桥下见面。

  两人于27日返回韩国,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两位韩国慰安妇受害者就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日本人骗我们"到工厂做工"

  法晚记者(以下简称FW):桥下彻说日本政府没有强征慰安妇,是这样吗?

  金福东:日本政府以招工的形式强制把韩国女性拉走,称可以让我们在工厂里工作。去了一看,根本不是日本,而是被拉到了遥远的台湾、香港、广东、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方。因为是跟着日军部队,所以没有不去的地方。那时我只有14岁,从那时开始……周六的话,从白天12点到晚上5点,到了周日是从早晨8点开始到晚上5点,到了晚上我已经完全不能起来了。8年啊,8年的岁月我就是在这样的痛苦中挣扎过来的。

  吉元玉:我的家乡是韩国平阳,13岁那年,日本人说会在工厂里教我们学技术,于是我就跟着去了。但是去了一看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工厂,里面也没有平民。刚一进去就听见一个声音说:“大声的话就让你死!”那个时候,即使没有听到这样的话,我也害怕得浑身颤抖了,不受控制地流眼泪。

  FW: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最为深刻的记忆是什么?

  金福东:过去那段残忍的经历我费尽脑汁地想去忘掉它,但结果还是一遍一遍地“复苏”,下决心想要忘记的事却又重新回来了。最近晚上躺下,只要想到这些就根本没办法睡着。

  吉元玉:从那时开始,到今天我都不分昼夜地痛苦着。自从13岁我从家乡出来以后,一直到现在,我和父母或者兄弟姐妹们一次对话也没有过,我就这样茫然地活着。

  桥下也是有子女的人怎能如此胡言乱语?

  FW:作为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你们怎样看待桥下彻的恶言?

  金福东:被称作市长的人,有父母并且养育子女的人,我想是不应该随便说出这样的话吧,即便受到了谴责,也不收回那些不道德的言论。只有让那些人自己去经历那段历史,也许他们才会明白那种痛苦究竟意味着什么。没有遭受到别人的痛苦,是无法知道的吧,所以才能说出那些卑鄙的话。

  吉元玉:和桥下彻见面没有一点儿价值。让这样的人做市长,大坂人民不知道会有多郁闷啊。自己也是养育子女的人,怎么可以如此胡言乱语、胡作非为。

  希望在有生之年还原历史真相

  FW:二位都已经80多岁高龄,为什么还要如此奔波劳苦?

  吉元玉:我最后的心愿就是,日本政府可以悔改历史上曾经的错误行径,以法律的形式谢罪和赔偿,除此之外我便没有别的夙愿了。

  这20年来,不论刮风下雨,我们都会坐在日本大使馆前示威呐喊,令其谢罪,但即便这样,他们也没说过一句话。如果安倍政府早日解决历史上的错误问题,那我就了却心愿了。

  金福东:我希望在我们这些慰安妇受害者的有生之年,能够还历史一个真相,那么即使我死了也都不会有遗憾了。

  很多人认为,如果以后发生战争的话,还没有可以杜绝此类事件的法律出现。所以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把这当成自己的事。我感谢那些不说谎话,让事实变得明朗而给予帮助的人,谢谢你们。

  日本政客的言论是对受害者的二次犯罪

  帮助两位慰安妇受害者前往日本讲述真相的,是一家名为韩国挺身队(慰安妇)问题对策协会的组织。舟车劳顿之余,两位耄耋老人没有精力接受篇幅更长的采访,该协会会长安善美接过了话头。

  安善美表示,安倍再次掌权以后,日本社会变得更加右翼化,开始追求军国主义。最近关于慰安妇的恶言不断出现,特别是要修改所谓的“和平宪法第九条”。像过去一样,为了再次爆发战争,做制度上的准备。

  安善美表示,在今年7月日本参议院选举前夕,慰安妇受害者、战争的直接亲历者想向日本国民传达出呼吁和平的声音,所以前去日本。虽然两位奶奶分别是88岁、86岁的高龄了,但她们还是想尽自己最后的力量还历史一个真相。

  安善美指出,桥下看着美国等国际社会的脸色而改变说法。但是,对于反人道的战争罪行日本慰安妇问题,他却不改变错误的认识。桥下彻的态度又一次残忍地伤害了慰安妇受害者的心。

  安善美说,不仅是桥下,日本政客的恶劣言论明显是对受害者的第二次犯罪。对之前类似这样的犯罪性言论,日本政府和日本社会持容忍的态度,是导致桥下彻这次行为的根本原因。

  日本老兵:中国慰安妇受害更深

  桥下一门心思地为日本军队在二战中的罪行翻案。但是,在亲历了那场战争,目睹了慰安妇制度丑恶的日本老兵松本正义心中,慰安妇制度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今天上午,本报记者联系到了刚刚采访了松本正义的韩联社驻日本记者李聪元(音)。

  李聪元说,“我原本想听到他对韩国慰安妇受害者那段历史经历的讲述。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在对松本正义的采访过程中,比起他目睹的韩国慰安妇的受害景象,这位老人对他目睹的中国慰安妇受害者的记忆,似乎描述得更加地具体和深刻。”

  91岁的老兵松本正义从1944年年初到1946年3月在日军第1军"固旅"第7大队当卫生兵,曾驻扎在中国。

  这位日本老兵回忆说,“当时日军把中国平民老百姓也看作潜在的游击队,因此经常攻击村落'捕猎妇女'。我至今还记得'有漂亮姑娘'这句中文,而且亲眼目睹日军找到漂亮女子后拉到部队轮奸”。松本还强调,慰安妇制度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李聪元说,“当时的韩国是日本的殖民地,而中国和东南亚是日本的侵略地,所以征用慰安妇的方式有所不同。在韩国主要是以谎话骗走韩国的女性;而在中国则是以暴力的行为迫使中国女性成为慰安妇”。

  李聪元对记者说,“包括东京审判在内的历史记录,日本政府完全置之不理,而声称没有直接证明日本当时强制征用慰安妇的证据,我认为这真的是一个问题。”

  中国驻日大使:日本须正视历史

  据日本媒体今晨报道,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表示,历史是客观事实,日方不能无视。

  程永华进一步指出三点历史事实:一是近代史上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非法侵占和窃取台湾及其附属岛屿等中国领土。二是1945年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波茨坦公告》及相关文件指出,要把日本所窃取的中国领土归还给中国。三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时所签署的《中日联合声明》当中,也是明确写着"日方将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程永华强调:“我们要求日方正视历史,以史为鉴,正确认识并妥善处理有关问题。”

  同日,我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也表示,要求日方采取正视历史的态度,就有关表态作出澄清和更正,不要再说缺乏常识的话。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