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英学者认为中国规模太大有利也有弊

中国有追赶型增长空间的观点依赖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中国的平均生活水平只有美国的17%(根据购买力平价来衡量)。中国奇迹般增长的关键因素之一是似乎永不枯竭的廉价劳动力,但是现在,中国可能到达了“刘易斯拐点”。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5月28日文章】题:中国规模太大,对自己不利(作者英国智库隆巴德街研究所所长黛安娜·乔伊利瓦)

  在关于中国增长前景的争论中,有一个因素对乐观者的激励作用往往大于其他因素:中国的巨大规模。不管怎样,这一点支撑着大多数乐观的局面。由于中国经济的巨大规模,它可以吸收一年又一年的公共项目开支,而浪费不会成为经济的累赘。由于中国巨大的且仍然相当贫困的人口,中国经济似乎有着无限的追赶型增长的空间。

  现实截然不同。随着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尤其是它试图从目前作为世界低成本工厂转向高附加值制造大国,其巨大的规模可能成为一个严重的、日益突出的问题。

  中国有追赶型增长空间的观点依赖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中国的平均生活水平只有美国的17%(根据购买力平价来衡量)。相比之下,日本上世纪70年代中结束近10%的增长阶段时,平均生活水平达到美国的70%多。有人认为,这意味着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随着中国逐渐追赶美国的生活水平,中国可以通过输入技术来提高廉价劳动力的生产率,以此实现快速增长。

  然而这忽视了重要的一点。中国可以提高产量,但只有当中国能出口多余的产品,增长才能持续下去。如果不能把产品卖到国外,那么只有增加在国内的销量,经济才能增长。

  小国可以继续获取世界主要市场的份额,直到人均收入追赶上来。大国就不能,除非它们能使世界市场变大。要么它们在世界消费中的份额必须扩大,要么其在世界产出中的份额将停止增长。

  在制造业低附加值的装配环节中,中国已经在产量和产能方面占主导地位。中国的巨大规模意味着,要保持快速增长,经济需要迅速向价值链上游攀升,以获取更多的出口市场份额。但是要刺激国内需求,就需要提高工资———而这会削弱能帮助中国获取更多出口市场份额的竞争优势。

  中国奇迹般增长的关键因素之一是似乎永不枯竭的廉价劳动力,但是现在,中国可能到达了“刘易斯拐点”。

  根据20世纪经济学家阿瑟·刘易斯的描述,在这个拐点,低生产率行业中多余的劳动力被完全吸收进高生产率行业,这时随着对工人的竞争日益激烈,工资开始上升,企业利润受到挤压。1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一份报告,认为中国将在2020年至2025年到达刘易斯拐点。但是其他迹象表明,中国已经到达该拐点。工资已经持续上涨多年,2012年利润大幅下滑———这些都是很能说明问题的迹象。

  但是在这一点上,中国的巨大规模再次起到不利作用。生产率和工资的增加对高生产率岗位的员工来说非常有利。但是中国的许多工人没有使经济向价值链上游攀升所必需的高技能。刘易斯拐点带来的对企业利润的挤压将使得公司更难投入资金,来提高如今低技能工人的生产率。

  如今中国高生产率工人的生产率到底如何,也是一个问题。在最近从上海回来的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生产阀门的意大利人。他在中国生产低质量阀门,在意大利用先进得多的机械生产高质量阀门。我问他为什么不将先进的机器运到中国,以较低的成本生产更高质量的阀门。他回答说,他的一位中国竞争对手也是这么想,并从他那里进口了两台机器,但是在六个月内不得不关闭这两台机器,因为他缺乏操作机器的合格工人。中国可能仍有充足的农村劳动力,但缺乏现在所需的熟练的劳动力。

  世界没有大到能够使中国在不创造国内消费需求的情况下向价值链上游攀升的规模。北京的决策者似乎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是造就真正独立的中国消费者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