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学生减压才能真正减负:比利时不允许拔苗助长

减轻中小学生学业负担,在许多国家都是民众关心并不断求解的问题。本报驻泰国、韩国、比利时记者近日就学业负担和素质教育等问题采访了所在国的一些中小学生和家长。据泰国《民族报》报道,目前泰国小学每学年1000课时,中学每学年1200课时,是世界上中小学生课时最多的国家之一。

  减轻中小学生学业负担,在许多国家都是民众关心并不断求解的问题。但是,如何更好地推行素质教育,知易行难。本报驻泰国、韩国、比利时记者近日就学业负担和素质教育等问题采访了所在国的一些中小学生和家长。

  韩国——课外补习高热难退

  据韩联社5月28日报道,韩国教育部宣布,今年9月将在一些学校的初中部试点实施“自由学期制”,即减轻学生一个学期的学习压力,取消期中、期末考试。

  为了减轻学生的升学压力,韩国政府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推行“教育平准化”政策,采取初高中免试入学、学生按所在区域就近入学、废除重点学校和重点班等措施。这些政策虽然保证了学生接受教育的平等化,但是由于面临高考的巨大竞争压力,中小学生学业负担仍然不断加重。据统计,在韩国有过自杀冲动的青少年中,39.2%是因为不堪承受学业带来的压力。

  对于韩国教育部推动的“自由学期制”,许多韩国媒体也表示忧虑,认为其与韩国严酷的考试升学现实不符。韩国的中小学一般在下午3时左右放学,但多数学生放学后需奔赴各种课外补习班。由于课外补习班小班授课、针对性强,而且超前学习,因此这种课外“加餐”的重要程度甚至超过学校“正餐”,出现学生“上课睡觉,下课补习”的怪现象。

  据韩国统计厅的调查,韩国80.9%的小学生和70.6%的中学生都在参加课外补习班,中小学生课外补习的时间每周平均在6小时以上,家长的相关花费每月平均达20万韩币(约合人民币1120元)以上。韩国政府曾制定政策禁止学校教师提供课外补习服务,并采取对课外辅导机构征收高额营业服务税等措施,然而这一政策却因民众反对无果而终。

  泰国——学习效率需要提高

  泰国中小学生一般每周上5天课,大约下午4时放学,但作业和课外补习任务繁重,周末时间也几乎全被占据。很多泰国学生都希望学校减少课时,一位五年级的学生对本报记者抱怨说,他每天要上8节课,几乎门门课都有作业,“根本没时间参加课外活动”。

  据泰国《民族报》报道,目前泰国小学每学年1000课时,中学每学年1200课时,是世界上中小学生课时最多的国家之一。泰国教育部此前表示,正在考虑将泰国中小学生一学年的课时减至800小时,以保证学生有更多时间参与课外活动,学习更多适应现代社会所需的生存技能。泰国教育部长蓬贴说,一些外国中小学学生上课时间虽然远少于泰国学生,却有更好的学术表现,泰国中小学应该提高学生学习效率。

  泰国的家长们对待“减负”却心态复杂,既希望给孩子减压又担心孩子因此落后。9岁的差彭就读于泰国农业大学附属小学三年级,他课外补习内容已达五年级水平。差彭的母亲帕坦彭女士无奈地表示,“泰国社会充满竞争,孩子课后不补习就可能落后于别人。”

  比利时——不允许“拔苗助长”

  比利时注重素质教育,对各级各类教育的培养目标有着明确要求,不允许“拔苗助长”。如幼儿教育重在辅导儿童养成良好习惯、学习适应群体生活及发挥自我表达能力,小学才开始教授朗读、写作和简单数学。比利时教育讲求寓教于乐,培养儿童的自主个性、自信心理、自觉习惯和自理能力。比利时家长认为,孩子们的童年应该充满阳光和欢笑,绝不是沉重的书包和做不完的功课。

  比利时分为荷兰语区、法语区和布鲁塞尔3个大区,各区的中小学校没有全国统编的教材和教案。因此,每个学校拥有足够的自主权,根据所在区和学校自身特点管理学校,培养出各具专长的学生。学校之间也不存在按学习成绩排名和互相攀比现象,从而使政府得以更加合理地配置教学资源,实现学校的均衡发展。

  在比利时,小学升初中和中学升高中十分容易,直接到学校报名即可,热门学校则依据抽签结果,与孩子成绩无关;就连大学也没有入学考试,但是对学生毕业的要求相当高,实行“宽进严出”的制度。

  奥数竞赛对比利时中小学生来说也并不陌生。比利时弗莱芒大区圣女学院高一学生罗宾·科朋斯的家长告诉本报记者,2011年罗宾参加奥数比赛,并赢得一台计算器。当记者问罗宾参加奥数竞赛的原因时,他的回答简单朴实:主要是兴趣爱好。(记者马菲、万宇、韩硕、刘歌)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