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日本右倾化应对之策:用中国国家安全画红线

日本右倾化,是美国亚太战略和全球战略调整的结果,也必然推动东亚战略格局和国际政治秩序的深刻变化。化解日本右倾化带来的威胁与挑战,为我们实现自身发展,调整对外战略,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央视网(特约评论员 正宇)日本右倾化,是美国亚太战略和全球战略调整的结果,也必然推动东亚战略格局和国际政治秩序的深刻变化。因此,从应对的策略来讲,需从中国国家安全的核心利益出发,站在构建东亚战略新格局和国际政治新秩序的高度,既考虑眼前问题的解决,又顾及长远态势的发展,综合利用多种手段,“以我为主、整体布局、疏堵结合、文武兼用”,方是万全之策。

  以我为主,强调占据战略主动。日本右倾化,必然在领土(海)、历史、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多个方面不断挑起争端,如一一被动应对,必然手忙脚乱,顾此失彼,必须主动抢占战略高度,把事态发展引入到我们掌控的轨道中来。这个战略高度,就是明确提出“中国国家安全”的概念并建立确保“中国国家安全”的机制。

  长期以来,国际社会有一种说法,就是要求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大国,要中国担当与国际地位相符的责任。这种说法没有错,但与此同时,却鲜有人提出如何保障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似乎中国只需要保证承担国际义务,而中国的国家安全与利益是中国人自己的事,与他国无关。这种观点是一种明显的国家歧视,在逻辑上也是混乱的。说得更直白一些,既然中国承认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和东亚现存战略格局,并努力遵守国际规则,恪守自己的国际义务,那么,美国主导的国际社会和东亚战略格局,就有义务确保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这应是中国成为“负责任大国”的前提。

  因此,中国必须清晰而响亮地提出“中国国家安全”的概念,至少包含以下内容:一是中国主权和领土的完整,任何试图将中国的某一部分从中国分裂出去的行动都是对中国国家安全的侵害;对存在主权争议的领土(海),未经中方同意,任何国家不得单方面采取行动占据主权或将主权交予第三方。二是中国对外交往和贸易的自由与安全,任何针对中国对外交往和贸易而进行的封锁、包围和阻碍都是对中国国家安全的侵害;三是中国海内外投资与人员的安全,这意味着中国国家安全自然延伸至其海外投资与人员。包含以上内容的中国国家安全必须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与保障,这是中国应有之权利,也是中国履行国际义务的前提.当然,中国也必须拥有足够保障这一基本国际权利的军事力量。大张旗鼓地提出中国国家安全概念,有利于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的利益范围,为日本的右翼势力及其背后的力量划定“红线”。

  整体布局,强调机制优先。战后东亚安全机制,是美国主导下的以美国同盟国为基础,美国和主要大国双边关系为支撑的安全机制。这一机制存在的天然缺陷,就是它是由并非东亚国家的美国主导的,如果美国哪天出于某种原因,撒手不管或是故意搅乱这一机制,东亚势必大乱(日本右倾化引起的东亚局势变化,实际上就是美国亚太战略调整的结果)。所以,东亚安全机制并不安全。东亚的长期稳定必须建立在东亚各国全面参与、自我主导的安全机制的基础上。目前中国不想也无力去主导这样一个机制来替代现有机制,但完全可以主动出击,逐步构建全方位、多层次、形式灵活而又有利于自身的安全新机制。比如,在朝鲜半岛,可以以“中国东北和半岛安全”为核心内容分别与朝鲜和韩国形成战略安全合作机制;可以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形成确保成员国在东亚和亚太地区安全和利益的合作机制……事实上,周边国家和组织存在与中国进行安全合作,建立可以互相确保国家安全的机制的内在需求——毕竟东亚各国谁也不可能把自己“搬迁”到地球上另一块地方去,不可能永远依靠远在万里之外的美国来提供安全保障,何况美国也不可能永远提供这样的保障。这些做法不但可以有效打破日本构建对华包围圈的企图,而且会迫使日本回归亚洲,参与到东亚各国共建和平与发展的东亚新秩序的进程中来。

  疏堵结合,强调统筹当前与长期。针对日本右倾化,近期必须以“堵”为主,针锋相对,露头就打。特别是在引发整个紧张局势的“钓鱼岛”问题上,要坚持目前的不退不让的方法,不怕隔空喊话、不怕紧张对峙、不怕擦枪走火、不怕军事冲突、不怕事态升级,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决心和意志,坚决打掉日本右翼的嚣张,迫使其回到谈判解决问题的正确轨道上来。这方面,我们意志越坚决,目标越坚定,准备越充分,就会越主动。从长期来看,在防止日本在右倾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同时,还必须对日本“谋求正常国家化”的诉求加以疏导。二战结束以来,日本一直处于美国的控制之下,对内对外政策处处受美国的挟制。这种状态不可能永远维系下去,日本早晚要回归为一个“正常国家”。如果中国对日本的这一诉求只是一味地围堵,势必将其推向敌对方面,为其右倾化提供动机和理由;相反,如果理性地对待日本的政治诉求,支持其在东亚和国际社会发挥正面、积极作用,让其看到走“正常道路”回归“正常国家”的希望,就有希望改变日本国内的政治氛围、力量对比和民众心理,有利于引导日本加强与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合作,共同构建有利于东亚整体安全和发展的新秩序。

  文武兼备,强调对应手段完备。“文”是指经济文化,“武”是指军事。对付日本右倾化,必须文武兼备,综合运用经济文化手段和军事手段。经济上,针对日本可能和已经实施的投资撤离、产业转移、日元贬值、贸易保护等措施,我们必须以调整自身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为基础,以扩大资源开发、新能源研发、环境保护等领域合作为重点,以开拓新兴海外市场,增强全方位国际合作为保障加以应对。在文化方面,针对日本在历史、战争、战犯、慰安妇等问题上的混乱认识和反动言行,我们有必要加强有关问题的研究、交流和宣传,特别是发挥民间组织和个人的巨大作用,推动有关问题的民间国际交流。在军事上,更是要做好必要的、充分的、确定的军事准备,用强大的军事实力打破别人的一切幻想和企图。战略上走和平发展之路,军事上却必须按照必有一战来准备。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军事上没有实力,没有准备,一切的良好愿望均是空中楼阁,结局肯定是悲剧性的。

  化解日本右倾化带来的威胁与挑战,为我们实现自身发展,调整对外战略,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古人云,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盼望我们能够抓住机遇,正确应对,为中国,为东亚,为世界,开创一个和平的政治新秩序。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