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世界经济疲弱之中生乱象 为何美国一枝独秀?

一边是日本和欧洲的不景气以及新兴经济体发展的降速,另一边是美国经济的强势复苏,这形成了一种非常有意思的对照局面。如今,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实现自顾自地发展,尤其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

  5月29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半年度全球主要经济体评估报告》出炉。2013年行将过半,各种经济数据纷至沓来,各个经济体的运转趋势也逐渐浮出水面。世界经济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已经挣扎了5年,目前又处于什么样的态势?世界经济真的好转了吗?未来又会如何发展?本报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

  疲弱之中生乱象

  在OECD的评估报告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联合国均对世界经济的预估做出调整。值得注意的是,与年初预测相比,虽然IMF和联合国双双调低了经济增长预期,但两个数据都不低于去年的实际增长率。世界经济似乎正在好转。

  然而,外交学院副院长江瑞平分析指出:“从国际机构最近公布的数据来看,世界经济总体上并没有明显好转,依然延续2012年低迷的态势。”原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沈骥如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总的来看,世界经济的复苏是好于2012年,但是仍然比较弱。”不过,他特别强调世界经济目前“很不均衡”。

  眼下的世界经济局势可以用一个“乱”字来形容。沈骥如指出,在发达经济体中,只有美国经济明显复苏,欧洲和日本还不景气,发展中国家经济体增长有所放缓。这些都是世界经济乱象的含义所在。

  种种数据表明,美国保持着强劲复苏的势头。全美企业经济学家协会预计今年美国GDP将增长2.1%,而纽约联储更是认为明年有可能加快到3.25%。

  与此相比,日本和欧洲就黯然失色。

  日本经济虽有起色,但不确定性仍然很高,其主权债务已占其GDP的230%。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史妍嵋分析说,日本未来存在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

  欧盟内部更是一团乱麻。主权债务危机导致的衰退还没有得到扭转,欧盟核心国家之间的经济不均衡却愈发明显。今年第一季度,德国经济保持小幅增长,法国则继续萎缩,而意大利经济更为严峻,连续第7个季度环比下降,降幅高达0.5%。

  发达国家经济的步调“良莠不齐”,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也出现分化。一方面,新兴经济体的发展明显降速。以中国为例,第一季度经济增速已滑落到7.7%;另一方面,降速的程度有很大差别。巴西经济去年严重萎缩,勉强实现正增长。今年的形势依然不乐观,巴西央行预测2013年GDP增长率或仅为2.98%。

  针对这些“不均衡”的局势,IMF主席拉加德不久前提出世界经济“三速复苏”的概念。这表明,世界经济在总体疲弱的背景下变得更加复杂,乱象越来越突出。

  为何美国一枝独秀?

  一边是日本和欧洲的不景气以及新兴经济体发展的降速,另一边是美国经济的强势复苏,这形成了一种非常有意思的对照局面。美国在世界经济乱局中是如何实现复苏的呢?

  江瑞平认为,美国这一轮增长主要是靠发行美元来刺激的。但他进一步分析说:“在一定程度上,美国经济的增长是以牺牲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为代价的。美国量化宽松使得整个西方尤其是欧洲和日本陷入过度的量化宽松,新兴市场也面临本币升值和抑制通胀的压力。”

  量化宽松政策在短期内刺激了美国经济,同时也让其他经济体面临诸多负面的“溢出效应”。美国许诺要通过结构性改革削减债务,却依旧像变魔术一样超量印发货币。

  有数据显示,1980年美国国家债务仅为1万亿美元,而现在它已经快速攀升到17万亿美元,其规模令人咋舌。难怪有媒体“吐槽”说:“联邦政府每小时从我们的后代手中偷走超过1亿美元。”

  的确,当前美国经济的复苏之中充满掠夺的味道。

  “大量发行的美元总的趋势会贬值,这实际上是一种赖账行为。这些年来,美元贬值了30%左右,美国就赖掉了这么多账。这样,就把自己的主权债务危机转嫁给了其他国家,让其他国家为他的债务危机买单。”沈骥如分析说。

  截至2011年底,发展中国家储备资产达7万亿美元。如果美元缩水,发展中国家所积累的财富无疑将向美国转移。

  但量化宽松的“掠夺”还不止于此。沈骥如继续分析说:“量化宽松,实质就是通过发行货币给市场注入流动性,让市场不缺钱。但是,因为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会通过各种渠道流到世界各国,从而引起通货膨胀。很多国家就采取调整利率的方法来抵制这个问题,继而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紊乱。”

  进入5月以来,许多国家相继宣布降息。分析人士普遍担忧,这会引起新一轮的货币战争。而美国恰恰是始作俑者。美国树立了一个样板,这就是,为了保护本国的金融机构,可以置他国利益于不顾。

  要合作不要“壁垒”

  “整个世界正处于一个比较大的调整时期,不是哪一个地区或局部国家的问题。”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伍贻康把这看作是当前世界经济的“一个基本现象”。

  如今,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实现自顾自地发展,尤其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

  上周,全球股市经历“黑色星期四”。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称,或许将逐步削减第三轮量化宽松规模,结果欧洲、日本以及亚太其他国家的股市纷纷应声大跌。这再次表明,整个世界已深度融合为一起,未来世界经济走出危机需要协调一致的“调整”。

  伍贻康表示:“美国经济复苏有多大的持久力还要看其他发达国家、目前发展比较好的发展中国家对他的支撑,以及全球经济调整的大格局如何进展。”可见,“以邻为壑”或者借世界经济的乱象“浑水摸鱼”,都不是实现持续增长的理性方式。

  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所呼吁的,“全球化让所有国家变得更加相互依赖,因此必须有更多的全球合作”。对于世界各个国家来说,现在是真正携起手来的时候了。

  首先需要改变的是,发达国家要抛弃“陈旧的思维”。拉加德曾指出,只关注本国利益,采取竞争性贬值、贸易壁垒、牺牲他国来保护本国金融机构,这是一套过时的心态,与当代全球经济格格不入。

  沈骥如也表示:“如果发达国家能够抛弃零和游戏的思维,放下架子,很好地与新兴经济体合作,走出危机、走向繁荣的路就会顺畅一些,时间就会短一些。”

  而在沈骥如看来,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合作是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亮点”。他介绍说,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型经济体正在加强合作,不但会带动南南合作,也会带动南北合作,更加和谐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正在建立。他在总结新兴经济体的合作所发挥的全球性作用时说:“国际关系的民主化在向前推进,这样是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复苏,或者互利共赢。(郑兴曹德超)

  • 责任编辑:张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