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最新消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南美小国“抱团”庇护斯诺登以反击帝国主义绑架

  7月4日,多位拉美国家领导人前往玻利维亚,对玻国总统莫拉莱斯的专机被欧洲国家拒绝过境且搜查,表达共同的愤慨。图片前排从左至右依次为: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乌拉圭总统穆希卡、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苏里南总统鲍特塞。路透社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伍海燕 发自墨西哥城

  7月3日,夜。

  在遭遇被拒绝过境的“羞辱”后,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的专机徐徐降落在位于首都拉巴斯的机场。

  这一夜并不平静——彩旗、欢呼…… 玻利维亚百姓给了莫拉莱斯一场“英雄式”的迎接。

  面对他的国民,莫拉莱斯说,玻利维亚是一个主权国家,人民有自己的尊严,绝不会屈服于任何外部恐吓与挑衅。

  莫拉莱斯果不食言。

  7月6日,这位南美“小国”总统宣布, 玻利维亚政府愿为华盛顿追捕的美国前特工斯诺登提供人道主义庇护,“我要告诉欧洲人和美国人:现在如果这个被同胞追踪的美国人提出要求,我们将向其提供庇护。我们毫不畏惧”。

  连日来,为了给兄弟“出气”,为让拉美国家挽回尊严,委内瑞拉、尼加拉瓜也相继下定决心宣布向斯诺登提供庇护。

  显然,这一次,南美小国在受辱后没有忍气吞声,而是拿起手中所有“武器”一起“抱团”捍卫尊严。

  认定“幕后黑手”是美国

  近来,莫拉莱斯正成为一场激怒拉美的外交事件的主角。

  7月2日,他乘坐的专机在回国途中被法国和葡萄牙等国拒绝过境,专机迫降奥地利后被当地警方搜查。事件的起因是莫拉莱斯的专机被怀疑“窝藏”了美国前情报人员斯诺登。然而事实证明西方国家自摆乌龙。真相大白之后,曾经拒绝专机过境的欧洲国家或是矢口否认或是推卸责任,并拒绝道歉。

  西方国家的傲慢深深刺痛了玻利维亚。“我不是罪犯。欧洲几国的举动无异于绑架,是对拉丁美洲赤裸裸的侵略。”被困维也纳机场时,莫拉莱斯对媒体怒吼。

  总统受困,玻利维亚政府要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就其总统莫拉莱斯专机事件评理。

  值得注意的是,莫拉莱斯是美国外交政策的猛烈批评者,尤其是在拉美。事件发生后,这位“蒙冤”的总统直言,事件的“幕后黑手”就是美国,并暗示美国向欧洲国家施压,向他乘坐的专机发难。

  他指出,所发生的事件“并不是偶然, 也不是错误,而是继续恐吓玻利维亚和拉美人民的政策的一部分”,“我们的罪过在于我们是土著和反帝国主义的,因此我们质疑所有只会导致贫困和苦难的经济政策。”

  7月4日,在返回拉巴斯的第二天,莫拉莱斯就威胁关闭美国驻玻大使馆。

  当天下午,他怒气冲冲地说:“我们将研究是否有必要关闭美国驻玻利维亚大使馆。我们不需要美国使馆……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我们的政治和民主会变得更好。”他坚定地称,“我的手不会为关闭美国使馆而颤抖。”

  “兄弟”声援未让西方“低头”

  值得注意的是,莫拉莱斯是对包括一些拉美领导人在内的听众说这番话的。

  当天,多位拉美国家领导人前往玻利维亚,对莫拉莱斯专机因被怀疑捎带美国泄密者斯诺登而被迫绕行一事表达共同的愤慨。

  连日来,莫拉莱斯的遭遇在拉丁美洲领导人中间激起公愤。阿根廷、委内瑞拉、厄瓜多尔、乌拉圭、苏里南以及玻利维亚总统4 日晚在玻利维亚科恰班巴市召开紧急会议,强烈谴责欧洲四国的恶劣做法,并一致要求四国政府承认错误并向玻利维亚总统公开道歉。

  他们在会后发表的声明称,法国、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的做法在世界上“开了一个违反国际法的危险先例”。

  会议决定建立一个事件追踪委员会,并向联合国有关机构投诉上述欧洲四国侵犯人权的做法。

  巴西总统罗塞夫也表示,一些国家拒绝玻利维亚总统专机过境是“不可接受的蛮横行为”。这不仅是针对莫拉莱斯总统,也是针对所有拉丁美洲国家。

  不仅如此,俄罗斯外交部也通过其网站发表声明,对法西葡等国拒绝玻利维亚总统专机过境表示不满。

  与此同时,在玻利维亚,推特等社交网络上出现了大量责骂欧洲四国的言论; 在首都拉巴斯,一些民众焚烧法国国旗以表达愤怒。

  然而,百姓的“怒吼”以及多个“兄弟” 的联合声讨并没有换来欧洲四国的“低头”——这些国家并没有对事件表现出歉意和内疚,不是文过饰非就是推卸责任。

  西班牙外交大臣加西亚·马加略称,欧洲国家收到情报: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在玻利维亚总统专机上。法国外交部发言人拉里奥在一份声明中说,事件属于意外情况。当法国方面知道乘坐飞机的是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时,马上同意飞机飞越其领空。不过,法国一些左派和右派的政治家则认为,法国拒绝玻利维亚总统专机进入其领空是“屈从于美国的利益”。

  庇护斯诺登是最好的反击

  面对西班牙与法国等国的傲慢态度, 拉美国家“持续发力”,并将目光转向了正让美国头痛不已的斯诺登。

  在连续抗议收效甚微后,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的总统明确表示愿意收留斯诺登。

  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均为拉美左翼国家,有根深蒂固的反美传统, 与美国关系一向不睦,三国元首经常在国际政治场合发表反美言论。此前,南美三国迫于美国的压力和影响力,在接纳斯诺登的态度上都还有些犹豫不决、模棱两可,仅表示会考虑斯诺登的庇护申请,但都没有明确表态会收留他。

  有分析人士认为,玻利维亚总统专机受阻事件恰恰成为三国决心庇护斯诺登的“导火索”。正是美国急于抓捕斯诺登、制造了玻利维亚总统专机遭搜查的“乌龙事件”,才促使了拉美三国下定决心、站出来庇护斯诺登。在这三国看来,向斯诺登提供庇护就是对“帝国主义绑架”的最好反击。

  莫拉莱斯在一个民众集会上说,如果接到斯诺登的正式要求,玻利维亚会同意庇护他。在庇护斯诺登一事上,玻利维亚不会惧怕来自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威胁。

  委内瑞拉是玻利维亚的重要盟友,查韦斯生前更是莫拉莱斯最好的朋友之一。在独立日阅兵仪式上,作为查韦斯的继任者,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也表示,斯诺登没有违法,美国在全世界大规模的间谍活动才是违法行为,委内瑞拉在独立日向全世界宣布将向斯诺登提供人道主义避难。

  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则称,如果条件允许,尼加拉瓜很乐意接受斯诺登的请求,并已准备好为其提供政治庇护。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斯诺登逃亡拉美仍然存在“技术上”的困难,但三国的出手相救给处在困境中的斯诺登带来了希望。如果说,玻利维亚总统专机在欧洲受阻是无可奈何的事,那么拉美三国不甘被欺负、敢于回击美国的做法又在国际政治较量中赢了一局。

  莫拉莱斯:不惧怕美国恐吓

  “在莫斯科,我被告知一切准备就绪,准备返回玻利维亚, 计划是从俄罗斯起飞,经过葡萄牙和圭亚那,最终抵达拉巴斯。

  就在我与普京总统会谈前不久, 我被告知,因为技术性原因,我们不能飞往葡萄牙。随后我就意识到其实根本不是技术性原因。”7 月8 日,西班牙《国家报》网站刊载了一篇文章,文中,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讲述了他此次曲折的回国路。

  事件缘起莫拉莱斯一次在俄罗斯对媒体的表态。当时,正在那里出席世界天然气出口国论坛峰会的他,回答媒体是否准备向斯诺登提供庇护的问题时说:“是的,为什么不呢?当然形势不是十分乐观,这件事引发全世界关注。玻利维亚准备接纳披露间谍活动的人,如果这可以称之为间谍活动。”

  于是,媒体纷纷猜测,斯诺登将搭乘某位拉美总统的专机离开莫斯科。不过,这个推测立即被俄罗斯总统普京、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和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推翻。但尽管如此,后续发生的事情证实了媒体的推测不是空穴来风,西方确实怀疑拉美国家在紧要关头会帮斯诺登一把。而这一次,他们将目光对准了玻利维亚总统的专机。

  7月2日,莫拉莱斯在出席峰会后乘专机取道法国回国。由于怀疑斯诺登在专机上,法国宣布拒绝飞机经过其领空。随后,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以“技术原因”对专机关闭领空。“第一个选择是飞回俄罗斯,但是因为燃料不够这可能是个冒险行为。飞行员于是与维也纳机场塔台取得联系,申请紧急迫降,因为我们已经没油了。”莫拉莱斯回忆说。

  随后,玻利维亚总统的专机只得转飞维也纳国际机场,并在机场滞留了十多个小时。在此期间,奥地利警方搜查了专机并检查所有乘客的护照,确认斯诺登不在上面。

  在漫长的等候中,莫拉莱斯打电话给了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以及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他们给了我力量。他们一再跟我说: 他们(法国、西班牙等国家—— 编者注)没有理由控制你的飞机。要知道一国总统的飞机就相当于这个国家的大使馆。于是,我更加坚定了。”

  谈及对这次事件有何感想,莫拉莱斯认为还有待研究和分析。“想想看,玻利维亚时间7月2日下午3点到4点,我们迫降在维也纳机场,同一天的6点到7点,美国驻拉巴斯使馆就提出了对斯诺登的引渡申请。这就是恐吓。他们利用特工实施恐吓,企图让拉美和加勒比地区闭嘴并教训我们。……但是,我们不会沉默,我们丝毫不惧怕。”        

  • 责任编辑:单纬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