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家银行的尾牙能让驻华大使趋之若鹜?

  文|李理

  前一日的大风将北京夜空布置成星星点点的画布,在见证京城商业风云的“北京坊”一幢中西合璧的建筑中,众多驻华的大使前脚刚离开001尾号的外交车牌座驾,后脚就紧实地款款拾阶而上,他们几乎马上想寻找和寒暄的都是同一个人。

  这并不是为了给对岸的新总统庆贺,今天酒会的主人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银行金立群,纷至沓来的宾客是为了庆祝这个国际金融圈后起之秀的周年纪念。后来我十分荣幸地从礼宾工作人员口中得到这样的数据:在三百名各界名流中,单是大使和高阶外交官就来了八十多位。

  驻华外交官细心听金立群行长讲话。李理摄

  如果说内地几大商业银行的年终尾牙充满了程序感,亚投行和金立群行长自身独特气质就决定了,为什么大使和金融圈的头面人物格外珍惜这张入门请柬。

  和人们平时印象中的银行家身后总要有些随扈不一样的是,金立群绝大多数时候只是自己一个人。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刚进门就和金立群握手, “德国可是要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呀”,金立群总是能用最短的话语表达最深厚的意思。

  小提琴手一首接着一首演奏节拍轻快明丽的探戈,几块展示开业之年亚投行投资项目的立式招贴也很吸引人,四张图和不超过200字的英文说明简洁又明了,一位常驻北京的外国记者在一旁赞叹,大意是许多中资银行公关动辄向财经媒体分发数页新闻纸的年代,亚投行塑造的对外形象真如一股清流。

  金立群没有发言稿,他用流利的英文致祝酒词。在台下的许多人看来,这不是官样的客套话,而是他的真情流露。

  去年亚投行的成绩单被许多人盘点,总共为七个国家共九个能源和基建项目贷出17.3亿美元。值得关注的是,这已超过金立群对外透露的年度5亿至12亿美元的放贷规模,表明亚投行稳健中进取开局。

  亚投行最近批出的项目是为创始成员国阿塞拜疆的跨安纳托利亚天然气管道项目提供6亿美元的贷款。 我稍微统计了一下,亚投行首年批出的贷款项目主要集中在能源和基建领域,包括联通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公路以及孟加拉国电力输送升级和扩容贷款项目等。

  金立群感谢他的团队,无论是高管还是普通员工。他幽默开玩笑说,有时候为了让放贷尽速落地,许多人都加班加点,时常要在半夜看到邮件,“但愿你们不是使用了定时发送功能”,言毕惹来一阵大笑。

  作为国际金融机构的后起之秀,金立群谦虚的感谢包括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在内的“老前辈”。最动人的描述当属他说银行商业的魅力就是连结,同时这也是亚投行的使命。

  没有夸夸其谈,没有过度谦虚,金立群望着几百名外交和金融圈的新老朋友说,我们站在一起让彼此相识,就是一种连结。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缅甸驻华大使和尚未履新的菲律宾驻华大使代表的影子。他们都极认真的听金立群的讲话。

  其实,从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过去一年外访路线中,可以窥见今年的投资国别方向。金立群在去年下半年陆续到访缅甸和菲律宾,他在缅甸首都内比都说亚投行正在寻求促进缅甸基础设施建设,对缅甸经济发展有信心。至于和中国外交关系转暖的菲律宾,市场消息指亚投行将会向马尼拉治洪和高速大巴运输系统两个总额逾10亿美元的项目提供部分贷款。上述那位菲律宾的驻华外交官告诉我,新任大使年后才会到北京,作为新年东盟主席国,菲律宾十分看重和中国的合作。

  一个明确的信号是,亚投行非常关注跨境基础设施、绿色基础设施、可再生能源、清洁交通以及减缓气候变化等方面的项目,并希望能从私人部门动员更多的资金,减缓政府的压力,加快基础设施的发展。

  今年除了中国香港有望履完行程序加入亚投行外,金立群此前还说2017年成员国有望增至80个国家(地区)以上。他的话要到年底才能印证。但至少我在酒会现场已经看到包括秘鲁驻华大使在内的许多加入亚投行的意向国代表。

  如此看来,今后亚投行的请柬会越来越珍贵了。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