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国际 > 环球视野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日本厨师谈"绑架问题" 曾被胁迫做金正日"御厨"

过去的11年,他都是金正日的御用厨师、密友和宫廷小丑。美版《GQ》杂志派出普利策奖得主、小说家AdamJohnson2013年赴日本专访这个曾经长随金正日、相伴金正恩的日本寿司师傅。

  藤本每天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给芝山擦身。

  “我住在饭店楼上,”藤本说。“一件大房间是芝山的,另外一间都是双层床,睡着其他厨师。我就睡在芝山身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跟他睡在一间房。他床边有个沙发床,我就睡在那儿。他想我睡在那因为他想让我给他按摩。每天晚上,按摩。我给他按摩的时候会喊他,师父,师父。我会小声地喊,师父,师父,当他不回应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已经睡着了,我也可以停下了。”

  但5年后,当藤本认为他可以在饭店里做个厨师的时候,芝山却不让他对鱼动刀。盛怒之下,藤本辞职。他在东京南边找到了一份做寿司的工作。在风景胜地汤河原他向一位他称作福生的年轻貌美的女孩求婚。她留着波波头,整整齐齐的刘海,跟藤本最喜欢的日本歌星石川小百合一样。藤本很喜欢留波波头发型的女孩。但和福生结婚没多久,他就开始不耐烦,还打掉了福生的门牙。

  20年后,藤本回到日本向福生提出分居10年以保持和金正日的关系。他说他们的两个女儿都已成人了,他描述着他即将在高丽饭店里开的寿司店,他保证会给家里寄钱。

  福生还是提出了离婚。这在日本意味着高昂的代价。

  金正日会为他的离婚出钱。在他离开日本前,不论是出于对福生的感情还是愧疚,他把公寓过户给福生;这也表明,不论他是和朝鲜签了3年还是10年的合约,他明白他实际上是签了卖身契,再也没有回头路。

  在大将军的小旅馆里,他继续着以前的生活——花大量的时间准备着铺张的宴会,然后喝酒到深夜。但境况还是有所不同。既然藤本已签了10年的服务合约,他再也不能装上刀具说走就走。所以金正日告诉藤本,新寿司店开业恐怕要等等了。事实是,这店永远不会开张。藤本的单身生活也需要陪伴——他们曾谈论过某个留着波波头的年轻女歌手,藤本有些尴尬地向我坦白,其实在他向福生提出分居之前他们就已经在安排这些了。

  对藤本忠诚度的测试不可避免。金正日出了名地爱做这些测验。当他身边的人的身份发生变化时,金正日需要表明他们忠心的证据。藤本的测试发生在朝中边境的一个湖面上,当时两人都在喷气式滑雪橇上。

  “大将军靠近我,‘藤本,’他说。‘我们来比赛。’我们当时可以看到远处一个长着松树的小岛。‘我们比赛(谁先)到那儿,’他说。”

  藤本可以看出来金正日是认真的。“你要做到最好,”他说。当金正日一喊“开始”,他们立刻发动引擎。“我看向我的右边。我知道大将军稍落后我一点,我想我大概要惹麻烦了,我也知道我该慢点,但我想起他说,‘你要全力以赴,’所以我高速前进。我们驾着差不多的雪橇,我先到达终点。大将军走过来说,‘你赢了。’但他没说,我输了。”

  等回到岸上,其他人却是完全不同的态度。“他们责骂了我,说,‘你太傻了。你要死了。你也该死。’”

  在朝鲜对领袖不敬是很有可能被处死的。但藤本通过了他的测试——他的确与众不同,但他的特立独行有时是可以被大将军在某些场合拿来娱乐的。

  • 责任编辑:常晓宇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